第三十一章 张哲二诱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枪!”

  听到声音,花洒也是挥斧打在了刺来的枪杆上,枪上传来的力气让阎柔双手一阵发麻,不禁赞叹了一声.

  “好力气!”自知在力气上占不到便宜的阎柔转而开始用枪法与花洒缠斗。

  花洒也是第一次碰到了如此难缠的对手,自己的斧头砍不到他,而他的长枪却能时不时的戳自己一下,虽然不是要害位置,但要害只是负责自己会不会死,其他位置却也不会耽误自己疼。

  随着伤口越来越多,花洒脑袋开始不断的流汗,眼珠子四处瞄着思索着自己退路,而在花洒分心跑路的时候,阎柔也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怎会让他轻易逃走,故意卖了个破绽让花洒找准时机转身就跑。

  却不知阎柔也是早就等他这么做了,踏前一个低声横扫,背朝着阎柔跑路的花洒便来了个狗吃屎,再抬头时阎柔的长枪便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花洒脸色憋的通红,正当阎柔以为这家伙要蹦出什么话出来,就看到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好汉饶命,花洒愿降!洒家中尚有八十老母要抚养。”

  阎柔顿时一阵无语,让手下将他捆绑起来,看向剩下的山匪。

  “你们的头领已经被我俘虏!”踌躇不定的山匪们看到自家头头都被打的跪倒在地狼狈不堪,再看看四周围上来的乡勇们,顿时失去了战意,丢了兵器跪地投降,也有少数人打算趁局势未定,偷偷溜走,还没走几步就被不远处搭弓的张哲一一点射死,剩下的人见此更是胆寒庆幸逃跑的不是自己,头低的更深了。

  阎柔满意的看向已经全部投降的山匪,再转头时便看到正在教手下捆绑自己的花洒顿时一阵无语。

  “你应该这么绑,不然绑不紧,对对对就是这样。”

  上前打断一直比比的花洒,推着他便来到了张哲的面前。

  “当家的,柔幸不辱命!”

  张哲朝着阎柔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而后装作高傲的问话道

  “你是何人啊?在那‘平天寨’是什么角色?”

  花洒一听那小将称呼张哲为当家的,便知晓了自己应该是被同道中人给打了。

  当即赔了个笑脸献媚道

  “禀当家的,小人乃‘平天寨’三寨主。”

  “阎柔,把他推出去斩了。”古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花洒本以为自己投降能保住一条小命却没想到此人竟如此狠辣,更加确定了张哲同是一伙凶恶之徒。

  “当家的饶命啊,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年幼儿女,小人一定能派上用场的,饶我一命吧。”

  奋力挣脱开拽着他走的两个乡勇,花洒再次来到张哲面前苦苦求饶,只是这求饶的话差点让张哲笑出声来露陷,只能假装咳嗽两声故作失望。

  “本来打算赚那‘平天大将军’下山,然后趁机夺了那‘平天寨’,不想却来了你这个喽喽,你说留着你给我生气吗?”

  说完便挥手示意手下再动手,看到张哲嫌弃的样子,花洒也是急了。

  “当家的,我可以去将大寨主引下山来。”

  “你是在觉得我傻吗?放你回去你还会下来吗?”张哲装作发怒,拔剑就要杀了他。

  “我愿意起誓,若有背叛必定死无葬身之地。”面对生死危机,花洒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但显然古人起誓还是有点作用的。

  张哲用剑指着花洒威胁道

  “今晚我在此等着,你若是没有将你那大寨主引来,待我杀上山去定要完成你立下的毒誓!”

  顿时给花洒吓得一机灵,点头哈腰的称定然不会。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也就让人将他松绑让他滚蛋。

  看着仓皇逃走的花洒,一旁的阎柔不禁疑惑道

  “主公,若是这家伙回去后躲在山寨不出来怎么办?”

  “不会的,他此次孤身回去,他老大岂能不问他战况,看他那模样估计也不会实话实说,定然会说自己被以多欺少败下阵来,说自己是假意投降才回得了山寨,终归咱们只有二百人,那大寨主可能也就将计就计带着全寨人下来趁夜偷袭我们,毕竟咱们这可还俘虏着他们二百多手下啊。”

  “您说是吧?丁大人。”

  原是回据阳领着兵马前来的丁原也已经到达了此处,将兵将藏于背后的林子里歇息。

  “哈哈哈,不错,那‘平天将军’不管花洒是不是因为被围殴导致的失败,但他绝不会允许自己被一支200人的同道给击破胆,要是传了出去哪还会有人来投靠他,真的是不错的想法。”

  “谢大人夸赞,今夜还得劳烦大人与诸位将军。”

  张哲一边回应着丁原的夸奖一边顺手拍了一下丁原旁边的两位副将,听到张哲话之后的二人面色也是缓和了一点,毕竟一开始对于剿匪还是有些不情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