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原来爱情早有预谋

2020-08-25 09:03

一次一百万,一次一百万。

她的脑海里此时完全被这句话填满。

她要钱。

她需要钱!

…………

次日

周小一是被强光照射醒来的。

身体每寸ji肤都像是被坦克压碎重组过一般的酸疼。

周小一根本不敢去看身边的男人。

她觉得自己就和那些红~灯~区的女人差不多,为了钱,出mai身体。

但是和爸爸的命比起来,自己这点付出又算的了什么呢?

“六…六次。”周小一的牙齿都打架了,才艰难的说出几个字。

“……”旁边的人没有动。

“一共六次,你说的一次一百万。”反正都不要脸了,当然不能为了自尊被人白睡了。

牧彦楷终于将头转过来,视线对准了周小一的脸。

因为昨夜过度劳累的缘故,她看起来很疲惫,但是却掩饰不住欢愉过后的娇媚。

此时的周小一不得不说,很美,美的动人心魄。

“是七次。”牧彦楷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七……”尼玛,敢情他奸了一次尸。

“那七百万,牧总,应该随身带了支票吧。”此时周小一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牧彦楷看着一切照章办事的周小一,突然觉得生出了一丝恶心。

“周小一,卖自己都卖的如此……顺溜,你眼里还真是——只认钱!”从床头的西装袋里摸出支票,丢在了她的身上。

周小一翦下水眸,看着手中的支票,只有她自己知道,拿着支票的手,都有些颤抖。

“人财两清,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对外泄露半分的。”周小一忽略牧彦楷话里的嘲讽,她如果真的有他说的那么绝情就好了。

听了周小一的话,牧彦楷的气场直接将至冰点。

既然两人的关系跨不过,何不在烂一点?这是周小一此时的全部想法。

“滚!”牧彦楷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倨骜,声音更是毫无温度。

周小一从容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借用一下你的浴室。”

关上浴室门的那一瞬,她所有的从容都不见了,泪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将花洒打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遍一遍告诫自己,周小一,只有这一次,这辈子只有这一次,这么没有尊严出卖自己的事情,也只能有一次。

从浴室出来,牧彦楷已经清爽的穿戴整齐,淡淡的瞟了一眼周小一,扔给她一个小盒子。

周小一接过来一看,是某牌子的事后避孕药。

“牧总想的真是周到。”随身准备事后避孕药,还真是一辆行走的播种机啊。

周小一的眼角勾起一抹讥讽。

当着他的面,将避孕药吞下。

然后转身离开。

周小一前脚刚走出房间,牧彦楷便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子凡,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冷厉无情的声音,透着嗜血的气息。

苏子凡听到老板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

“查到了,是你弟弟……哦,不是牧彦兰和兰丰下的药。”苏子凡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也闪过一抹杀机。

跟在牧彦楷身边的人,可没有一个弱者。

三年前,牧彦楷从M国回来,宣布接替牧氏集团,接着大刀阔斧的裁员,改制,宣布涉足其它行业,当时他的决定对整个堰河城商业的影响可不是一般大。

有很多次,都差点被行业派来暗杀的人干掉。

但是三年了,他活的更好了,牧氏集团在他的手里,变成了一匹黑马,已经将同行的企业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暂时别管他们,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这是唱哪出。”挂了电话。

牧彦楷脸上神色淡然。

转身,看了一眼那张凌乱的床,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一闪而过。

七百万,还真是……值得!

周小一拿着取出来的钱捧到医院的时候,护士正疯了一样到处找她。

“喂,我说,周儒初的家属,你怎么一个晚上都不见人呐!电话也关机,你……”护士的表情很难看,就差点没指着她的鼻子说,你丫是不是想欠着医药费逃跑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的手机关机了。”周小一一边说一边去摸电话,拿出来一看,还真是关机了。

“你的爸爸拒绝治疗,你快过去看看。病人的情绪很不稳定。”都知道周儒初有精神病史,所以大家对待他特别小心翼翼。

“什么?拒绝治疗?”周小一飞快的往病房跑去。

“滚,你们都滚,我不医,不治了,我要回家!”远远的就听到了周儒初的声音。

“爸爸,你在干什么呢?”看着周儒初歇斯底里的模样,周小一的心更疼了。

“小一,爸爸的情况,爸爸清楚,我们不住院了,我们不浪费这个钱。”周儒初说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

“爸,你这是想干什么?想快点解脱,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受罪是么?”周小一也怒了,将身上的包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着周小一发火,周儒初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小一,我不是……”周儒初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努努嘴,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是不想在继续花冤枉钱了。

不过此时他心里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关于周小一的婚姻。

这几天,他浑浑噩噩的几乎都没有彻底清醒过,根本就没有机会询问周小一的婚姻情况。

“爸爸,听话好么?我们先将病治好,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么?”周小一捡起地上的包,里面的钱露了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