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元宸沈清染小说最新 重生之凤女涅槃完整版

2020-08-25 06:01

重生之凤女涅槃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重生之凤女涅槃》由著名作者文鸢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元宸沈清染,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沈清染,前世为情困却遭惨死;她是女将军,一朝终重生步步为营。元宸,曾求娶她的男人。如今助她复仇大计,为她踏平前方道路。沈清染,前世废柴要上天。

《重生之凤女涅槃》 第6章 断舍离 免费试读

吕嫣儿下意识的望向秦方贤,她今日着一身藕粉勾花镶边长裙,精巧细致的木兰花簪将满头乌发悉数挽起,愈发显得温柔似水,雅致端庄。若非亲眼所见她那副狰狞的嘴脸,她又如何想得到如此美艳的外表下竟藏着那般歹毒的心肠!
吕嫣儿求助的看向秦方贤,随即又飞快的垂下眼帘,哀戚至极。
秦方贤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柔情似水的盯着沈清染,轻缓的安抚道:“清染,我知道平妻之位着实是委屈了你,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绝无二心。假以时日,寻了合适的机会,我定会向皇上求请此事,许你正妻之位。”
沈清染清冽的目光在秦方贤身上一扫而过,眼底充盈着森森冷意,但随即又飞快的露出一抹笑颜,快到根本没有人捕捉到这稍纵即逝的情绪更迭。
“你这话可是真的?”
秦方贤见沈清染松了口,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微笑着道:“清染,我字字真心,绝无半句虚言。”
见他这般信誓旦旦,沈清染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她飞快的垂下头,瞧着甚是羞怯。
秦氏半边嘴角斜扯着升起,眼角眉梢都泛着得意,她就知道沈清染逃不出她这宝贝儿子的手掌心。
吕嫣儿随是被话刺的隐隐作痛,但想着秦方贤早已向她表露过心迹便也放下心来。她暗自呼出一口长气,要知道以她的身份,若是错失了这次机会,只怕这辈子都再无嫁入国公府的可能。
不曾想,沈清染早已经将她的心思猜透,沈清染再度抬起头时仍旧是一张笑脸,她双目含情的看着秦方贤,轻声道:“其实正妻平妻左不过是个虚位罢了,清染并不在乎,清染在乎的是你这颗心。”
沈清染双颊微红,眉眼含羞,俨然是一副小女儿之态。眼见如此,众人更是目瞪口呆,沈清染自十六岁起便行军打仗,上阵杀敌,素日言行更是不拘小节,同寻常女子大相径庭,哪里会如此娇媚。
从前秦方贤只觉沈清染行为粗鄙,登不上大雅之堂,所以从未留心于她,可是今日细细看来,她的眉眼竟比吕嫣儿还要精致几分。
从前她粉黛不施,罗裙不着,一则是为了行军打仗,二则是觉着情之一字与皮相无关。可是到头来弯刀铁盔终究比不上锦衣玉环。
吕嫣儿抬起头时正巧看见秦方贤失神的望着沈清染,她双手一紧,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清染。
察觉到吕嫣儿探寻的目光,沈清染并没有理会,而是转头对秦方贤继续道:“这平妻之位我应下倒也罢了,只是我同嫣儿妹妹自幼一起长大,不是亲生恰似亲生,我如何能够得见她低头做小?”
说着,沈清染缓缓迈开步子走向吕嫣儿,亲昵的挽上她的手臂,柔声道:“再者说来嫣儿妹妹容色秀美,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便是当个一府主母也是应当的,让她随我进了国公府做妾着实是委屈的紧。我可以不要这平妻之位,但是嫣儿妹妹绝不能做妾受辱。”
沈清染双目通红,就差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将一个好姐姐的样子演了个十足十。
吕梅闻言心中狂喜,连忙顺着沈清染的话茬接了下去,忧戚道:“哎,只可惜我家嫣儿是个福薄的,自幼便没了父亲,再加上我吕家没落,否则怎会让国公府如此为难!”
吕梅说的伤情不已,她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的望向一旁的老夫人。老夫人向来疼惜她们母女二人,她轻咳一声,似是说给吕梅又像是说给秦氏,“嫣儿是元朝第一美人,便是凭这一点也断然是不能做一个妾的。”
见老夫人发了话,吕梅心中更是暗自窃喜,只觉着吕嫣儿的平妻之位已然是十拿九稳,板上钉钉的美事。
吕梅这边正思量着如何同秦氏开口,便听沈清染脆生生道:“所以便请国公府取消嫣儿妹妹的陪嫁!”
一颗石激起千成浪,沈清染的话像是惊雷一般在吕嫣儿母女和秦方贤心头响彻萦绕,几人俱是一惊,显然没有想到沈清染竟会如此说。
沈清染挺直脊背,放声道:“虽说这自古便有陪嫁一说,但我乃将门嫡女,千金之躯许以平妻之位已然是矮人一头,若是舍妹入府为妾,必定更叫我将军府面上无光。此举一则可保我沈家颜面,二则可让舍妹得一良配,便也称得上两全其美。”
说完,沈清染已快步走至老夫人身侧,恭谨道:“不知祖母意下如何?”
老夫人暗自吃惊,她倒是没有想到向来特立独行的沈清染竟然也会询问自己的意见。惊讶之余,老夫人亦是将沈清染的话仔细琢磨了一番。
“如此倒也甚好。”老夫人沉吟片刻,便已然拿定了主意。
眼瞧着这婚事就要作罢,吕嫣儿却是再也沉不住气。
她连忙上前一步拉住沈清染的手,热泪盈眶道:“好姐姐,你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妹妹,妹妹怎能一味想着自己。这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千金出嫁,必定有陪。姐姐是将门的千金,若是无人陪嫁,定会折煞了身份。”
沈清染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叹出一口长气,道:“若是换了旁人倒也罢了,妹妹这般姿容定然备受夫家宠爱。只是方才秦公子所言已然再清楚不过,他情真意切,绝无二心,妹妹嫁去岂非耽误了大好年华?”
说罢,沈清染又甚是为难的看了看秦方贤,天真道:“方贤,你说是也不是?”
秦方贤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缩握拳,这叫他如何作答,他若说是,便是彻底断了吕嫣儿进国公府的路,可他若说不是,无疑又是驳了自己方才的话。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断了同沈清染的姻缘。
见秦方贤左右为难,眉头几乎连成一线,沈清染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秦方贤,这一世,将军府绝不会是你的垫脚石!
“啊!梅夫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