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一如既往地厌恶

2020-08-24 21:07

言喻开着车,艰难回了别墅。

进屋时,她已经面色苍言,头冒虚汗。

张婶慌忙将她搀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温水。

“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张婶担忧问道。

“把药箱拿来……”言喻指了指酒柜下的抽屉,艰难说道。

张婶连忙照做,将小药箱拿了过来。

言喻从一个撕了标签的瓶子中倒出来四颗,就着温水一并吞下。

过了一会,她煞言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

“我生病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言喻对着张婶吩咐,没有多言。

张婶连忙点头,将药箱放回原处。

太太不愿说,她也不敢多问,更不敢对蒋静成多嘴。

……

昏睡了一天一夜,言喻的状况才稍稍好转。

她去了父亲一手创办的雷霆汽车俱乐部,在内场跑道练习赛车。

蒋静成是国内顶尖级的赛车手,他在赛道上驰骋飞翔的炫酷模样,征服沸腾了所有车迷观众。

作为他的妻子,言喻不想给他丢脸。

她也想做个能与他并肩而行的赛车手,尽管她的身体状况没法去考赛车执照,更没法参加比赛。

只要能穿着这身红黑赛车手制服,戴上这红艳绚烂的头盔,然后开着车从他面前经过,那便足矣。

尽管,他从未正眼看过她……

言喻早已习惯了蒋静成的冷漠,还有自己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孤独。

可心脏时不时传来的绞痛,却让她有些恐慌和害怕。

再过些日子,若她跟那陵园中的许兰怡一样无法醒来,蒋静成会怎么样?

谁来照顾他那挑剔的性格,谁来照顾他常年赛车在身体上留下的后遗症?

他会不会,也给自己精心挑选一块墓地,然后写上‘吾妻之墓’?

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言喻恍着神,将车停在了终点线,然后摘下头盔,去更衣室换衣服。

她的心,没法长时间承受这里的引擎轰鸣噪音。

从更衣室出来,言喻隔着老远便听到会客室传来一阵仿若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言喻朝那边走去,看到了刺眼的一幕。

蒋静成举着手机似在看什么搞笑视频,逗得他身侧的一个年轻女孩咯咯直笑。

而他的脸上,也有着言喻从未见过的柔情宠溺。

那个女孩,言喻认识,是许兰怡的妹妹许萱弈。

自许兰怡赛车出意外去世后,她便无依无靠,一直被蒋静成当做助理陪在身边。

到底是助理,还是因为那张跟许兰怡相似的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心,被狠狠刺痛!

言喻抬手紧紧捂住两耳,转身朝另一边离开。

她不要听,也不要看!

一行行热泪从脸颊滑落到地上,言喻听到了心碎裂的声音。

……

天色渐暗,言喻在俱乐部的办公室里坐着,没打算回去。

回到家是一个人,在这里也是一个人,没什么两样。

“叩叩叩”玻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言喻刚抬头,便看到妆容精致的许萱弈穿着吊带超短裙,一扭一扭地走了进来。

“喻姐,好久不见。”许萱弈径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女人,言喻低头翻看着手中的赛车手册,不打算搭理她。

“喻姐是生气我没有叫你蒋太太吗?静成哥哥说了,他心中的蒋太太只有我姐姐兰怡一个,不准我那样叫你,希望喻姐不要介意。”

许萱弈没有得到言喻的回应,便自说自话起来。

言喻蹙了蹙眉,神情冷漠地扫了她一眼,随后起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你有事直说,我没功夫跟你闲聊。”

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熏得她头晕,更是让整个办公室都乌烟瘴气。

许萱弈一怔,没想到言喻会这么不近人情。

她连忙起身追了出去,紧跟在言喻身后。

“这三年来,静成哥哥不是去陵园看望我姐姐,就是陪在我身边,逗我开心教我练车,喻姐独守空房这么久,辛苦了……”

楼梯口,言喻猛地顿住了脚步。

许萱弈话里行间的轻蔑嘲讽显而易见,但她还是稳稳沉住了气,波澜不惊开口道:“逝者为大,我从不跟死人较劲,倒是你无依无靠无家可归怪可怜,以后等你嫁人有了婆家,静成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言喻脸上淡定得没有半点怒色,让许萱弈再也无法抑制住胸膛里燃起的嫉妒之火。

“以后?你纠缠了静成哥哥这么多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言喻,你不会感到羞耻吗?!”

言喻怔住,一时没有说话。

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许萱弈心生一计,拽着言喻在楼梯口推搡纠缠!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姐姐,但她已经死了,现在连我都碍着你的眼了吗?”许萱弈撕心裂肺痛苦质问道。

言喻错愕听着她的胡言乱语,扯开她的手想离开。

可许萱弈忽然猛地松手,整个人直直往后栽倒!

“啊!”她大声惨叫,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言喻一惊,连忙下去想看看她怎么样,但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猛力——

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