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地狱爬出来的男人

2020-08-24 18:04

什么?!

你要死了?!

白伊人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家伙,前一秒还在夸赞,下一秒却直接说爷爷要死了?

**!!!

白伊人俏脸上那抹胜利的笑容,瞬间僵住,泛出浓浓怒火!

不止是白伊人,就连还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也是满脸怒色,

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个青年,不但不想交好,甚至还敢出口辱骂白衣老者!

而且,骂人之前还先来一句阿谀奉承的话,然后骂的你措手不及,骂的你漂移加速,完全跟不上他的180°转折!

一手拍地,中年男子托着断臂直接站了起来,

虽然知道打不过叶枫,但他依旧是直奔叶枫而去,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全是因为,白衣老者在他心里,绝对无人可辱!

但,白衣老者却是轻轻挥手,制止了中年男子,

尽管是制止了中年男子,但白衣老者的脸色也明显阴沉下来,

此刻,再有修养和沉稳的人,也经不住叶枫这些话语。

看着白衣老者三人脸上的怒火,叶枫嘴角微勾,带着诡异弧度,不咸不淡地耸了耸肩:

“我只是提醒,信不信由你!”

“反正死的人是你,跟我没关系!”

说完,叶枫拍拍手,直接向着另一条河走去。

等叶枫的身影消失后,白伊人愤愤地来到白衣老者身旁,噘着嘴生气地说道:

“爷爷,那个流氓就是个**!”

“不但说你没资格做他朋友,甚至还骂你要死了,简直就是个大**!”

“他这不仅是侮辱你,更是侮辱我们白家!”

说这话,看白伊人这模样,像是快要被气哭了!

她这一生,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叶枫这种轻狂而又**的人!

听到白伊人的话,白衣老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连目光也依旧盯着叶枫离去的方向,良久后才缓缓说道:

“遇事不要冲动,那青年虽然轻狂,但他的确有轻狂的资本!”

“能一拳击败你王叔的人,绝对不简单!”

这话落下后,被称作王叔的中年男子捂着断臂来到跟前,

一双鹰眼,也直直看向叶枫离去的地方,郑重说道:

“老太爷说的没错,那一拳的力量...我根本无法抵御!”

闻声,老太爷苦笑一声,

“刚才,与这青年对视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种与远古凶兽对视的错觉!”

“就仿佛他想要杀我,一指就可以!”

什么?!

老太爷的话,让白伊人和王叔浑身一阵,面露浓郁骇然!

他们深知老太爷的实力,对于危险的感知,更是举世无双!

难道...那个青年真的那么...可怕?

不由得,三人陷入一阵沉默,就这般静静站在河畔,一字不发!

足有五分钟之后,

老太爷双眼闪烁茫然之色,满脸忌惮地说道:

“那种死亡的感觉,老头子这一辈子,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

“而那个人,就是华夏王牌部队的...传说!”

王牌部队的传说?

老太爷的话,让王叔目露骇然,一滴冷汗从额头滴落,

“老太爷,您说的可是...军神血狼?”

“可是,血狼那是名副其实的王牌部队的传说,实力强悍无匹!”

“虽然现在不知所踪,但他的传说依旧存在,依旧没人可超越他!”

“那青年年纪小,经历尚浅,怎么能跟血狼相比?”

这个血狼,一直以来都是王叔的偶像,他拼命历练自己,想的便是有朝一日能超过血狼!

所以,他怎么甘心拿叶枫跟血狼相提并论!

听到这话,老太爷也是无奈摇头,

同样,他也不愿将叶枫和血狼放在同一起跑线,

只是那种异样的感觉,让他似曾相识罢了!

就在两人交谈时,一旁的白伊人却是惊呼一声,似乎是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叔...爷爷,你们快看河里,这......”

嗯?

闻声,老太爷和王叔转眼看去,

但,这一看,两人脸色同时一变,呆愣原地!

只见,原本清澈的河水,此刻已经变得漆黑一片,犹如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不仅如此,整个河面上,白花花一片,全是死去的鱼虾和水蛇!

枯萎变黑的水草,也全都漂了上来,堆满了整个河面!

放眼望去,整个河面密密麻麻,全都是死去生物的尸体!

“这...全都...全都死了?”

老太爷声音有些发颤,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有一点,他能确定,

那就是整条河的生物,恐怕已经全部灭绝!!!

王叔同样满脸呆滞,眼眸颤动!

他无法想象,刚才还能钓鱼的河水,怎么一瞬间全部生物尽数死亡?

干脆,王叔上前几步,从河边捡起一条翻白的鱼,想要看个明白,

但,刚刚捡起,那鱼的尸体,骤然软化,

就像是烂泥一般,化作泥水,从王叔五指间滑落!

这一幕,让老太爷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

“古怪,这些生物像是全都被抽离了生机!太古怪......”

听到老太爷的话,白伊人的俏脸已经煞白一片!

不知为什么,此刻她的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刚才叶枫走出河水的一幕!

当下,白伊人娇躯狠狠一颤:

“爷爷,他...那个人刚才...好像是从河里出...出来的!”

啊?!

听到白伊人的话,老太爷和王叔也猛然反应过来,

叶枫,的确是从河里走出来的!

那...这些死去的生物全都...跟他有关?

越想,老太爷越是心神不定,脸色有些发白!

“如果这件事真的跟他有关,那以后白家绝对不可招惹他!”

“切记!切记!!!”

•••

与此同时,叶枫的身影已经没入了另一条河水之中,

同样如此,一抹抹黑色从河中心开始蔓延,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江市沉浸夜幕之中,叶枫慢慢从河里走了出来,

只是,当他站到岸边的瞬间,一股水雾从他身上冒出,

就仿佛是被太阳蒸发一般,身上的水瞬间干涸!

这一幕,极为怪异,若是让别人看到,绝对会大呼见了鬼!

这大晚上的,哪来的太阳?怎么会晒干衣服?

但此刻的叶枫,却是看着自己的手掌,面色冷峻,

“这些生命终究太过脆弱,即便是吸收了两条河,功力也只恢复一点半点!”

“看来需要提速了!”

话落,叶枫身形一晃,向着灯火通明的市区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