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医武龙婿

2020-08-24 18:04

离开白氏庄园,杜风才知道,原来白芊芊一家早已经搬离了这里,住在城西的佳园小区。

马路上,雨下得正大。

杜风立刻给宋英明打去电话,“我在富春街上,立刻来一辆车。”

说完,他又一脸关切地看着白芊芊。

“芊芊,我不在的这三年,家里发生了什么?”

“杜风,这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

白芊芊眼睛红红的,一脸埋怨地看着杜风。

“我这三年的经历,说来话长……”

“传家宝呢,你先把传家宝交出来。”白芊芊向他伸出手。

“传家宝?”杜风一愣,“什么传家宝?”

白芊芊说道,“三年前的那个雨夜,你突然失踪了,白家的传家宝却不见了,大伯二伯都说,一定是你偷了白家的传家宝跑路了,把传家宝变卖了,在外头逍遥快活……”

听到这话,杜风震惊了。

真是草拟马啊!

这大伯白富山,二伯白富海,实在是杯壁下流之极!

“芊芊,三年前,大伯二伯对我下了黑手,他们想置我于死地!”

“想不到,他们竟还往我身上泼脏水,想让我死都死不干净……”

杜风正要解释这件事。

大雨中,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了过来,司机正是戴着墨镜的宋英明。

他下车后,撑起那把价值十万元的雨伞,小跑着来到杜风面前。

“杜先生,让您久等了,请上车!”

一边说着,他打开了后右座的车门,神态恭恭敬敬。

白芊芊看呆了,“杜风,这是你叫的车?”

杜风正要点头,心里忽然一紧。

要是承认这是自己叫来的车,她会怎么想?

她肯定会以为,白家的传家宝真是自己偷的,自己卖了钱,才有钱叫豪车来装逼的。

“奇怪,软件打个车,居然能打到劳斯莱斯?喂,坐这车贵不贵啊,是不是比普通网约车贵很多?”

杜风向宋英明问道。

宋英明当然是人精,笑道,“咱这车每公里只要三块钱,便宜得很,请上车吧!”

白芊芊也没有多想,只感觉这车真是够便宜的,便和杜风一起上了车。

不多会儿,车子驶到了十公里外的佳园小区。

这是一个连电梯都没有的老旧小区。

“对了芊芊,由你一手创立的口口香餐饮公司,现在是谁在执掌?”

一边上着楼梯,杜风问道。

白芊芊摇了摇头,“是大伯和二伯两家。”

杜风一下握起拳头。

三年前,大伯白富山和二伯白富海的那桩阴谋,果然得逞了!

“芊芊,他们抢了你辛苦创立的基业,我会帮你夺回来的。”

“杜风,这三年,你都去了哪里?”

“说来话长,等回家再说!”

两人走到了五楼的家。

岳母李梅香打开了房门。

“芊芊,你回来了?那八百万的损失,怎么说的?你爷爷和大伯二伯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李梅香一脸关心地看着女儿。

“妈,放心,我没事……”白芊芊摇了摇头。

她在暴雨中罚跪的事,没打算说出来。

“没事就好!芊芊,这位是谁啊?”

看到女儿身后的男子,李梅香好奇地问。

杜风上前两步,向岳母说道,“妈,我是杜风啊。”

话音方落。

屋里的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忽然站了起来。

这中年男人脸上戴着墨镜,手上拿着一根竿子,用竿子敲着地面摸索着走过来。

这显然是一位盲人。

杜风大吃一惊!

岳父白富庭,什么时候成了盲人?!

“杜风,你不是跑路了吗?你还回来干什么!”

李梅香顿时大怒,喝斥道,“三年前,你偷了白家的传家宝跑路,可把我们给害惨了!”

“你立刻把传家宝交出来,然后滚得远远的!”

杜风立刻解释道,“妈,我根本没偷什么传家宝!三年前我的离开,是另有隐情的!你听我慢慢解释……”

“解释个屁!你快把传家宝交出来,然后滚!”

李梅香怒斥着。

白芊芊忙道,“妈,杜风已经回来了,偷传家宝这件事,先听听他的解释吧!”

“梅香,先让杜风进来,听听他怎么说吧!”

白富庭发话了。

接下来,一家人坐到了茶几前。

白芊芊说道,“杜风,三年前,就在你突然失踪的第二天,大伯说爷爷的传家宝不见了,被人盗了!正好你突然失踪,所以他们就说,一定是你盗窃了传家宝,然后跑路了!”

“当时,爷爷要追回传家宝,就让我们联系你,我们根本联系不上你,所以爷爷就迁怒于我们!”

“爷爷一怒之下,把我们赶出了白氏庄园,把我口口香创始人的身份给撤了,爸爸急怒之下,忽然就失明了!”

白芊芊粉拳紧握,俏脸上满是不甘。

杜风没想到,三年前自己的失踪事件,竟害得岳父白富庭失明了。

“杜风,这三年,你到底干啥去了,必须给我们一个真实的交代!”

白富庭板着脸,问道。

杜风立刻平静下来,好好解释这件事的真相。

“三年前的那天,我无意中偷听到大伯白富山和二伯白富海的密谋,两人想设个局,把芊芊创办的口口香公司夺到手!”

“我正想把这件事告诉芊芊,却被他们俩派出的手下人抓住,当晚就装进麻袋,抛进了江里!”

“幸亏我命不该绝,被我师父救了起来,后来我就跟着师父游历,一晃就是三年。”

杜风自然不会说,自己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更不会说,自己已经在海外创立了风魂组织。

就算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白芊芊俏脸都变了,喃喃道,“大伯和二伯的心,竟这么黑!”

“他们把杜风沉到江里,再把传家宝藏起来,反而声称是杜风偷了传家宝跑路,让爷爷迁怒于我们家,他们两家就可以趁机占有我辛苦创立的口口香……”

李梅香却一脸的怀疑,“芊芊,杜风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的话,我怎么听着像是电影里的剧情呢!”

“依我看,杜风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白富庭说道,“杜风,你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你的话完全属实么?”

杜风摇摇头,“证据,我现在没有,但我很快就会有。”

这次回到临州,杜风除了要帮老婆重新上位,另一件必做的事,自然就是让白富山和白富海这俩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俩恶魔,企图置自己于死地,甚至死都不让自己死干净!

如今,要不玩死他们,风神这号人物,岂不成了吃素的?

“爸,妈,我这次回来,是来补偿白家的,我不但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我有信心让芊芊重掌口口香,让白家重回巅峰!”

杜风大声表示道。

“哼,说得比唱得好听!如果你真有这个本事,先把芊芊这件事摆平!”

李梅香气呼呼的,“前两天,有个叫黄金龙的老板,借着和芊芊谈生意的名义,想调戏芊芊,被芊芊用酒瓶打了脑袋,然后他就和白家取消了合作!”

“老爷子声称损失了八百万,把我们全家好一顿臭骂,还说这八百万的损失,要记在我们家头上!”

“妈,明白了。”

杜风点点头,淡淡道,“八百万而已,这仨瓜俩枣的损失,我来补上就是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