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惊鸿惑世

2020-08-24 12:04
她是有眼力的,那软剑有如行云流水,寒光内敛,一看就非俗物。

叶二过去在家中受宠,不知私藏了多少这样的好东西。

瞧瞧她住的墨亭居,比她的潋滟轩大了不止三倍。

院内引了暗泉,常年有烫热的温泉泡,宅子修的雅致,处处皆是心思。

栽重了多年墨竹,具有聚敛灵气的功效,且只有墨亭居才养得活这些娇贵的品种。

离远了看不觉的怎样,真正的站在这儿,会很轻易的感觉到灵力充盈了奇经八脉。

不必费心思精炼提纯,便可引来直接滋养身体。

怪不得以前她修炼的速度那么快呢?

体质逆天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居住墨亭居的环境怕是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就算是个什么都不通的普通人,住的久了,也会得到不少妙处。

“墨亭居是我的地盘,何谈霸占?你们也配要求我搬家?笑话。”叶沐歆的手一弹,软剑嗡嗡回应。

她心里有了决断,既然叶家如此现实,不念亲情,非要以实力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那她就好好让他们知道,她叶沐歆就算是没了玄阴灵根,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凑上来随意招惹的。

叶逝水叉腰,哈哈嘲讽大笑,“我看你不仅是玄阴灵根被废,脑袋八成也傻掉了,都什么时候了,不好好夹着尾巴做人,苟延残喘的活够你最后的几年,居然还把自己当成过去的叶初晨吗?”

“醒醒吧,你现在不是天才叶初晨了,你是叶二,连叫那个名字的资格都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好骄傲……哎呦……”

银浪一闪而逝,血光,喷成了细雾。

啪嗒……

一根断指,落在地上,滚了三圈,恰好落入了草间。

叶逝水先是不敢置信,跟着像个受伤的野兽般嚎叫起来。

他的手指,拇指与中指之间的那根,断了,被斩断了。

“最讨厌被人用手……指!”叶沐歆轻轻歪着头,淡淡的提醒。

任谁都不敢相信,就是这个气度雍容的十三岁少女,刚刚才轻描淡写的断了人家的手指。

“小畜生,你敢弑叔……”叶流年爆吼一声,冲上前来。

“我最讨厌被人用手……指!”叶沐歆似笑非笑的慢慢重复一遍,手中的软剑,银色光芒一闪,寒煞袭人。

叶流年惊骇的瞪视着手握银剑,静静等待他冲过去理论的叶沐歆。

只觉那绝色少女周围似乎弥漫着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她越是沉静淡然,隐藏起的阴沉暴戾爆发时便越是可怕,让人心惊肉跳,小腿直颤……

叶二,她真的变成了废物吗?

为何比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叶初晨还要可怖啊。

叶沐歆轻柔的声音随风飘过,落在这一女二男耳里。

“这院子属于我,谁来都不让。”

“我的玄阴灵根废了,不代表我这个人也废了。”

“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看。”

“不过,我可不保证下一剑的准头还那么好,只斩断了一根手指,而非一截手腕,又或是一条脖子。”

她说话的语速极慢,平平淡淡,不带一丝波澜。

可听在叶流年耳中,却分明是一种可怕的威胁。

眼看着叶二不好惹,被废了还那么彪悍,迅速萌生出了退意。

叶二以前可是家族的宠儿,捞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好处,谁看谁眼红,她现在的确是灵根被废,但危险度不一定就跟着降了,万一一怒之下用在了他们身上,他们可没啥自保能力。

叶流年额头冒出细汗,叶逝水是一身汗,断了一根指头疼的。

叶家二纨绔陷入了两难。

他们很想立即离开。

但如果被叶二威胁几句话就退走,感觉又很是丢人。

纨绔都是很爱面子的,他们被一个家族放弃的废物小辈三言两语给压制住,传出去不太好听。

“滚!”叶沐歆不耐烦的低吼。

二纨绔齐齐被惊的跳起老高。

下意识的扭头就跑,跑出了老远,方才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我们为什么要听那废物的话,她让我们滚,我们就真滚了?”叶逝水捂着手指,忍痛问。

叶流年抓了抓头发,一脸疑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丫头一说出滚字,手和脚就不受控制似的。”

“芙蓉还在里边呢,我们要不要再回去?”叶逝水心脏怦怦乱跳。

叶流年苦笑着晃了晃脑袋,“先找人给你止血,里边的事儿,咱们还是别掺和,拿不到什么好处不说,你还搭上了一根手指,算了算了,咱俩继续做纨绔富少,少去参与小辈们的争斗。”

“我的手指就这么断了?”叶逝水不甘心的瞪眼。

“总比再断了一只手,或者干脆连脖子都断掉了强吧?”

叶流年心有余悸的回想起叶二尖锐之极的警告,她音色看似温淡,却可以让人很清楚的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的,顿时心烦气躁的扯着叶逝水就走。

“叶二那丫头邪了门,交给芙蓉去对付吧,反正是她想要墨亭居,又不是咱俩,走走走,给你包扎下手,咱去西街瞧瞧李二家的小娘子去。”

二纨绔强撑着镇定,故作轻松的调笑几句,脚下却是一路小跑,不愿再回想起噩梦般的可怕遭遇。

走了两个,还剩一个。

叶芙蓉眼里蹭蹭冒火,有鄙夷,也有恨铁不成刚。

“你陪着来的人,刚刚走了,不跟他们一起吗?叶芙蓉!”

叶沐歆缓缓扬着手中的软剑,唇角浅笑,不动分毫。

她不唤叶芙蓉为姐。

一个看着自己的妹妹落入低谷,急切赶来踩上一脚的恶毒家伙,不配为姐。

“妹妹还没将墨亭居让出来,姐姐哪能走呢?”

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墨亭居的喜欢,叶芙蓉莲步轻移,手指爱怜的搭在最近的一株墨竹之上,轻轻摩挲。

半眯的眼儿在每一处景物上溜过,满心欢喜,溢于言表。

“妹妹的身子,怕是不行了,执意赖在这儿不走,其实对妹妹来说,并无好处。”

“不如就把院子给了姐姐吧,姐姐也不会白要妹妹的好处。”

“从今往后,在叶家,姐姐护着你,不用再担心其他姐妹来欺负你,更没有哪个下人敢刻薄妹妹。”

看似句句商量,实则字字威胁。

她就是要逼着叶二看清形势,别端着叶家二小姐的架子,死不肯放。

叶沐歆被那番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话给逗笑了。

叶芙蓉的强盗逻辑,真让人无语啊,明明是想落井下石,捞点好处,偏偏得披上一件冠冕堂皇的外衣作掩饰。

怎么,还期待着她双手将墨亭居送上,外加感恩戴德吗?

以叶沐歆的个性,自然是直接将她啰嗦的废话当成噪音,素手一指大门。

“不必!不送!”

快滚吧!最后一次机会!

叶芙蓉也笑了,笑的浑身乱颤,全身摇晃的好像狂风中摇动的垂柳。

姣好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阴狠,“既然妹妹不识相,那就别怪姐姐不怜惜妹妹了。”

她从身后摸出了一把长鞭,灵巧舞动,摇到半空中,用力一甩。

啪的一声,脆响。

叶芙蓉本以为叶二见她动真格的,立即会识相的放软姿态。

哪成想,叶二不止不软,反而跟着一抖手中软剑,迎面向前踏走了两步。

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无息无怒,似海面般平静。

可恶,一个废物,装腔作势,居然让她感到心慌了。

一腔怒火,冲天而起。

新仇旧恨,蒙蔽了叶芙蓉的眼,选择性无视叶二身上出现的让她不安的东西。

废话无用,手底下见真章。

黑色的长鞭,鞭身藏了些淡蓝色的暗芒,如黑色的毒蛇,凌空朝叶沐歆抽来。

叶沐歆无视鞭身卷起的急风,身形如鬼魅般,直奔叶芙蓉冲撞过去。

手中软剑,化为夺命的怒龙,直锁叶芙蓉的脖颈。

一出手,便是夺命追魂的招式。

以血换血,以命搏命。

大有一同上路,同归于尽的架势。

叶芙蓉的长鞭,即将抽中叶沐歆的脊背。

与此同时,叶沐歆的软剑,距离叶沐歆的咽喉,仅仅隔了数寸。

叶芙蓉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叶沐歆嘴角微微上挑的挑衅的冷笑,向她发出无声的邀约:

来啊,叶芙蓉,你让我难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要死,大家一块死。

细眉一皱,叶芙蓉哪舍得用自己的命去做赌注。

顾不得手中的长鞭,猛然间用尽了全力,身体配合着脚步,向一侧移转过去,险险避开了银色的软剑。

不容她喘上一口气,忽然觉得眼前一花,正前方的叶沐歆就那么凭空消失不见了。

那废物去了哪里?

她可是九级武士巅峰,距离武者仅有一纸之隔,没道理她会捕捉不到一个废物移动的轨迹。

叶芙蓉脑袋中刚出现这样的念头,来不及有所反应,脖上突然间被一条冰凉的银蛇突然间缠住了。

不,那不是银蛇,缠住她的是叶沐歆手中的软剑。

每一寸锋芒,都紧贴着她脖颈细嫩的肌肤,剑身寒芒,透体而入。

叶沐歆抿着嘴唇,讥笑的望着她,一个照面,命,已被她捏在了五指见,予取予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