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枕边独爱,亿万天后心尖宠

2020-08-23 18:04

那些支撑她幻想的念想,轰然倒塌,此刻如一把钝刀子戳在她的心头,让她痛不欲生。

高洁在她身后,拍着她肩膀说:“是不是吃坏了肚子?看你下次还敢乱吃。”

“高姐,对不起,刚才我实在没法控制。”

“跟我解释有什么用?赶紧回去给陆总还有林娜解释。”说到这里的时候,高洁停顿下又问:“你和林娜认识?”

刚才林娜那一番话,傻子也听得出来,她是针对席若之,如果没有渊源是不会这样。

席若之额头有点发烧,自来水打湿了她的脸,冲击着她身体每一个神经细胞,薄凉的水花令她清醒了不少。

“我认识她,可她不认识我。”席若之勉强笑了笑,苦涩的说。

关于自己和陆辰风的事情,不愿意别人知道,跟他有关的东西她都尽量回避,何况是他的新欢。

高洁看向她,平和道:“咱们进去吧。”

“好,我再用冷水洗洗就可以了。”席若之捧了一捧水在脸上,淡淡应了一声。

逃避不是办法,她总要面对。

陆辰风、陆辰风、陆辰风……

脑中只剩下一个名字,其实,无论他现在什么情况,都跟自己不会再有关系,是她亲手毁了一段感情。

直到此刻,席若之悲凉的发现,她从没有忘记他。

这些年,她刻意跟外界断了联系,不是不想只怕自己见了他会着魔般不可自拔。

高洁在前面走,席若之脑袋空空,机械的跟在身后。

两人一起回到现场,大家都介绍完了,陆辰风和林娜正准备离开,看见门口的来者,双双停住脚步。

高洁陪着笑脸,恭敬说:“陆总,刚才席小姐身体有点不舒服,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席若之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高洁平素不多言,没想到今天还帮她解围。

陆辰风脸上冷冷淡淡,没什么表情。

席若之正要上前,林娜发话了:“席小姐你父母有没有教你做人要有礼貌?”

林娜的问话,现场一片骚动,几个姑娘幸灾乐祸,席若之若是离开对她们来说少个竞争对手,自然是好事。

如此一来,席若之进退两难。

现场气氛有些尴尬,大家抱着看热闹等好戏的时候,陆辰风咳嗽了一声说:“席小姐做自我介绍吧!”

陆辰风面无表情,说话语调平平,不带丝毫感情。

林娜视线瞬间移到陆辰风身上,探究的看了好几秒,她想兴师问罪为什么要帮她说话,只是一想到陆辰风会不高兴,思及此她便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

席若之一点也没有比先前好受点,强撑着精神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席若之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没做什么准备本以为说完就可以像其他女孩那样结束。

哪知道,她介绍完后,陆辰风发话了:“席小姐还没介绍,你父母是做什么?”

席若之努力回忆,刚才前面的几位并没有介绍自己父母,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了。

当年席建兵的逼迫,令他蒙羞,前面选手没有这个问题,偏偏故意刁难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了想,席若之编了个谎言说:“我父母做点小生意。”

“卖什么?我很有兴趣知道。”

席若之一下面红面白,尴尬得无地自容,这样的对话,别人可能懂不起,但她却是敏感的。

他不就是在埋怨当初席建兵为了钱卖她一次,而今为了他的命她再次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陆辰风唇畔挂着一抹讽刺的笑,似乎他的心情很好。

林娜越来越觉得有猫腻,这个女人留不得,要除掉她也不是现在,她有信心让席若之灰溜溜滚蛋。

在场的其他几个选手各自心里打着小算盘,看来这席若之不但得罪了林娜,还得罪了老板。

“辰风,咱们该走了,一会儿还要去谈新戏。”

林娜的用意明显不过,这是暗示她们谁也争不过她,她才是陆辰风的心头肉,她们的关系不一般。

陆辰风快速收住情绪,眸色越发深不见底。

直到此刻,陆辰风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她,一个背叛过自己的女人,他竟然还关注着她。

该死的女人,她凭什么到现在还占着自己的心,一想到这里,陆辰风心情很不爽,他顺手揽过林娜,十分亲昵说:“咱们走吧。”

得到陆辰风的青睐,林娜的小脸顿时雀跃得快要跳起来,她无骨一般依偎着他的怀里。

席若之的眼仿佛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酸涩难受,两人很快离开现场。

几个女孩暗自羡慕,同样是美女,她们命就没这么好,陆辰风不但人长得帅,而且有商业头脑。

走出办公楼,陆辰风的手便收了回去。

林娜沉醉在梦境中,忽地松开有点极其不习惯,好不容易得到他的温存,他说放手就放手。

愣了愣,她快步上前粘着他说:“辰风怎么了?”

“我抽烟。”

“你不是不抽烟?”

陆辰风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神情极其冷淡。

林娜害怕这样的眼神,疏离、淡漠、甚至陌生,那不是她认识的陆辰风。

不知情的人以为她们是恋人关系,实则只是人前一场戏,她们的关系没这么亲密。

两人更多的时候沉默无语,没有多少互动,更没有亲昵。

林娜不这么想,陆辰风单身未婚,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她相信自己可以有能力让他爱上自己。

有时他觉得陆辰风对她特别温柔,他的眼里有那么一点朦胧的情怀。

最近这样的感觉却越来越淡,淡到看不见。

林娜一直在找原因,到底是他不喜欢自己,又或者他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陆辰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意识到刚才自己情绪不太好,缓和了许多:“林娜你好好演这部戏,到时候我去活动,给你弄个奖,以后你的身价会越来越高。”

人与人相遇太早,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林娜猜想,他可能是喜欢上别的女人,这种口吻好像分手馈赠的一种补偿。

她要的不是这些,她要荣誉,更想要跟他有未来。

陆辰风抽完烟,踏着自信的脚步,朝车子走。

林娜有些失落,却假装很开心得说:“辰风,谢谢你,我的人生因为你变得满满的幸福。”

“上车吧!”

楼上的席若之站在窗台,正好看着这一幕,两个人距离很近,看上去特别亲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