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反派女主是妖怪

2020-08-23 15:04

“你还不知,半年前有人在我这许了一张诅咒符,他舍出的代价是被他诅咒之人的所有气运。”十四斜视洛川面部变化,轻哼一声。

“是他!我竟没想到会是他在诅咒我!”洛川一脸痛苦之色,被亲近之人背叛的滋味心如刀割。

那个他,就是介绍洛川来这的中间人。

十四换了一个坐姿笑道:“当然,我这人话从不说满,没有人能在我这得到好处后,却不需要付出代价,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天真的买卖。”

“你这话什么意思?”洛川忽然害怕起来,现实社会有这么个非人类的存在,简直可怕。

“你也有你的权限,向我索取一个要求,前提你的气运已经给过我了,你身上已经没有其它物件值得给我,如今只剩下了灵魂。你不用慌,待你寿命将至,我才会回收你的灵魂。”这是十四最爱看的戏码,人类为了一己私欲而互相残杀。

小花听到黑心老妖婆说的话,不由抱住可怜倒霉的自己。

洛川纠结的捂住脸庞,但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坏笑:“我愿意交出我的灵魂,我要他的所有财富来为我付出代价!”

小花撅着嘴,人类可真是奇怪的生物,费劲力气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治脸的吗?怎么会去要那些身外之物?

“签下这份契约,他的财富会如期而至的到你名下。友情提示,你若提前死亡,一切自动失效,但你的灵魂还是归于我。”十四熟练的递出纸笔,对于人来说,舍弃灵魂等于舍弃转世。

洛川毫不犹豫的签下字,他走后,小花还是深信不疑的问道:“他说他好友害他,可为什么还要他好友的财富?”

十四端详脑袋空空的小花,“因为他说了谎呀。”

小花一脸茫然:“他哪里说了谎?”

其实,是洛川向他的好友介绍233号,洛川下了不少功夫了解:在“活神仙”身上得到毕生不会被她反噬的好处,便是交出灵魂。恰恰灵魂是她最不需要的,所以他才会棋走险招。只要她得到了灵魂,就不会在乎他平生所得。

“你是说,他是故意把自己的气运交给正愁没法解决问题的好友,让好友诅咒他自己?这是为什么呀?”小花想不通一个人舍弃气运,只为来见老妖怪?

“因为在我这里,只要交出灵魂,就会无限享受我给予的一切,前提是只有灵魂与我交换。”十四握着那杯温茶,倒是为难了洛川费尽心思让自己只剩灵魂交易。

“原来他才是那个最坏的人!那他岂不是坐享别人的财富一直到死!”小花义愤填膺,利益熏心的不惜利用自己,比老妖婆还可恶。

“你不坏吗?”十四奇怪的看向小花问道。

“**得才不是坏事呢!”小花一想到这,眼圈泛红。

当初自己从熊熊大火里逃脱,保住了灵体,也折了一半生气,成了一朵残花烂叶趴在泥巴里。要不是一对好心的中年夫妻将它捡起养活,不然,就会灵化成了一块肥料。

夫妻有一个儿子,常年赌博打架,日益减少中年夫妻平生积累的家当。

小花看不惯,才会选择替代了他俩的儿子,锁住真实的儿子。为了报答他们的养育,改变之前儿子的所有缺点。

后来,儿子趁人不备逃了出去,不知从哪找到了老妖婆,她一言不合就将自己打回了灵体形态。而父母得知自己是个妖怪,扬言让自己这个冒牌货灰飞烟灭。

他虽伤心,但解释一番说不定就会原谅自己呢。

所以他为了报复老妖婆,才想着用李席那个虚构的人类的恶作剧让她吃点亏,没想到竟把自己也搭上了。

“小花,太单纯的男孩子可是容易被骗的。”十四老母亲般的伸手抚摸比自己矮一点的小花的脑袋。

“老妖怪,要不是你,我肯定能陪伴他们一直到老。”小花扭过头,才不给你摸呢。

“你可知,不是他们儿子找的我,而是那对夫妻。”十四收回手,回想起那对夫妻说:我们儿子一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不然怎么连赌场都不管了。

“我才不信你老妖婆说的话!”可小花就是不争气的哭泣起来。

……

洛川从氧气瓶中解放出来,兴奋地张开双手呼吸新鲜空气。虽然没了气运,但是他有使不完的财富,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洛川后边是一间不大的咖啡厅,云朝握着珐琅彩绘的骨瓷杯,看见一只小蝴蝶跟着的洛川:同学,我又发现了你。

洛川转过身注意对面店里人暼过脸看向自己,尴尬得示意微笑离开。

一辆呼啸而过的汽车差点让洛川死于车祸,他忍不住咒骂不会看路的车主。

可当他幸免于车祸庆幸时,一脚踩空掉进了被汽车撞开“静止行走”的标志的下水道口。

云朝忽地放下骨瓷杯,嘴里默念着无名咒语,一圈金色的光芒撒在已经被污泥窒息而亡的洛川。

十四并没有告诉洛川,他的生命将至,由于烂脸的这段日子他已经彻底搞垮了自己的身体。

而在十四的床头柜旁,上方的契约一栏洛川二字悄无声息的不见。

十四将手搭在已经成为空白契约,睁开双眼坐在了床上。

有人在捣乱解放被自己束缚的灵魂,会是谁呢?

……

A大。

大学的课程虽不像高中那般沉重,但挂了科可有你好受的。十四因上学期多次逃课逃考,虽然无人记得她,但她忘了修改学生信息,才会被留级重修。

“同学你好,又见面了。”云朝端正的坐在十四身旁,面露笑容。

“小朋友,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十四半撑着脸颊,注视他。

云朝被她盯着有些不自在,“我只是想重新认识你,同学。我叫云朝,白云与朝阳,你呢?”

十四还未回应,云朝就被老师盯上说道:“同学,整个课堂的人都知道你叫白云与朝阳了。”

旁边同学毫不厚道地笑出声,“同学,既然你那么爱说话,就站在我这向大家自我介绍一番。”

云朝摸到身边的盲仗辩位到老师位置,老师才知这位同学戴墨镜并不是不尊重,而是为了遮住眼睛,她碍于面子又不好收回刚才的话。

周边同学议论纷纷,十四听到最多的话就是:原来他是个瞎子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