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完美大仙尊

2020-08-23 15:04

“你不是说好我不让你走,你就不会提出离婚的吗?”

祁战捂着自己的脸,眼神震惊,对上肖月华水汪汪的眼睛,眸子里满是愠怒的泪水。

“对,对不起。”祁战没由来的有点慌乱,想为肖月华拭去眼泪,却又不敢上手,只能默默地看着。

“妈只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我们慢慢来,多劝劝她,她肯定会接受你的,所以你别走,你一走了,我就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让我去相信的了。”

发丝挡住了她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她的身体微颤,声音发抖,弄得祁战好不心疼。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走上前去,将她娇小的身体拥入怀中,抚着她柔顺的发丝安抚着。

“好,我答应你,我不走。”

结婚五年,他这是第二次看到肖月华哭,第一次是昨天爷爷过世的时候,这个女人太坚强了,坚强到祁战以为她根本不需要保护。

但是剥开她坚强的外衣,他第一次看到了肖月华那颗脆弱又跳动的心。

何琳已经没有大碍了,醒来之后说什么也不肯说一句话,也不愿意看祁战和肖月华一眼。

“祁战,你先回去吧,我守着我妈。”

“我陪你。”

“不用,我想跟她单独待一会。”

“好吧。”

祁战退了出去,缓缓地带上了房门回了家,明天还得再去一趟大成房地产,把公司转让手续给办好了。

翌日,祁战起床之后做了两份早餐给肖月华带去便打道去了大成房地产,还没走到门口呢,就看到一个熟人。

那人便是肖晨天,今天他要来与大成房地产洽谈生意,肖家对此十分重视,必须要拿下这次合作商的身份。

但肖晨天真到了公司楼下,还是难以避免的腿软。

他根本就不是那种能经得住大场面的人,他自幼纨绔,平时有点心思都花在泡妞和玩乐上了,肚子里哪里有真本事,他就怕自己一会连话都说不出来。

可是没办法,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公司。

在后面的祁战紧跟其后,躲在一旁的沙发上,玩味地看着这一切。

“你好,我叫肖晨天,我是来找你们总裁谈生意的。”肖晨天尽量做出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好的您稍等,我带您去会客厅。”

前台小姐带着他上到了六楼会客厅,敲了敲门,得到回应之后示意肖晨天进去。

肖晨天进到里面,一个男人示意他坐下。

“您好,我是肖氏集团的负责人肖晨天,您就是柳总吧。”肖晨天装作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我不是柳总,我是他的助理,我姓王。”

“啊?怎么是助理跟我来谈啊,不行,把你们老总叫出来。”肖晨天一听是个助理在跟自己谈生意,立马就不愿意了,他好歹也是肖家公子,和助理谈生意岂不是有点掉价。

“老板很忙,没有空来与您谈生意,更何况,与您这种人谈,我这个助理也就足够了。”

“**什么意思!”肖晨天像只被激怒的野狗一样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指着王助理的鼻子骂道。

“意思很明确了,我能坐在这里和你谈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不过看起来你并不想珍惜这个机会,那就请回吧。”王助理眼神里带着轻蔑。

“凭什么!我要见你们老总,你这个小喽啰不配和我谈生意。”肖晨天大声地叫嚣道,听得助理脸色一阵阴沉。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保安,把这位先生给我请出去。”

不过数秒,一众保安蜂拥而入,架起肖晨天的胳膊就往外拖。

“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拖我走!叫你们老总出来,你们这帮**,这破公司迟早倒闭。”

肖晨天大力地挣扎着,两个保安一时间居然还制止不住,又有两个保安走了过来抬起他的双腿,肖晨天就这样子被抬了出去,像扔垃圾一样扔出了公司。

肖晨天躺在地上,羞得要死,他感受到周围的嘲笑眼光全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恨不得咬舌自尽。

他趴了起来,突然,他看到了玻璃门里面,一个男人正在用一种嘲讽的笑容看着他。

那人,不正是祁战吗?

祁战,又是你!**就是命中来克我的扫把星!你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肖晨天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盯着异样的目光狼狈不堪地跑回了家。

肖锋看到儿子这般狼狈,讶异地问道:“怎么这么快,生意谈妥了吗?”

“还,还没,那个老总说很欣赏我。”肖晨天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可不想把自己刚才受到的屈辱说出来,那该多丢人啊。

“那敢情好,不愧是我儿子,你们签合同了吗?”肖锋喜笑颜开。

“还没,我明天再去跟他们谈谈。”

“好,好,儿子出息了,快收拾收拾。”

“干嘛去啊?”

“你爷爷丧失要举办七天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你谈成生意的事情告诉家里人,让他们都恭喜恭喜你。”

肖晨天一听这话人都傻了,磕磕绊绊地说道:“爸,这样不好吧,我还没谈成呢。”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吗,快点,别让人家等咱们。”

肖晨天无力地垂下手,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另一边,肖月华在病房里有些心力交瘁,她妈刚才又跟她闹了一番,好不容易才哄睡后,她自己也不能休息,得赶去爷爷的丧礼宴会。

打了个车一到宴会厅,就看到肖锋一脸笑容地在门口迎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儿子结婚了呢。

“月华,你妈呢?”

“她生病了,在医院休息就不来了。”

“哦,那人差不多来齐了,我就给大家宣布一件喜事。”

“什么喜事啊这么神秘,该不会又是你儿子结婚吧。”有人问到。

“不是结婚,而是我儿子肖晨天和大成房地产的合作谈成了,明天就去签合同。”

肖锋十分骄傲地将肖晨天往人前送,肖晨天纵使在不情不愿,此时也必须装出个笑脸来。

“厉害啊晨天,果然虎父无犬子啊。”

“以后怕是要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帮亲戚啊。”

“晨天,你谈成生意后,也帮你弟弟引荐一下呗。”

亲戚们七嘴八舌地恭维他,赞美他,那些他原来最喜欢听到的话语,到现在却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他的心上。

“多谢夸奖,晨天他以后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呢,可别被夸飘了,下不来了。”肖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容,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越看越顺眼,似乎都忘记了自己这个儿子其实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了。

肖晨天恨不得找个狗洞钻进去,此时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万众瞩目,也是一种压力。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驶过来一辆豪车停在了宴会厅的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肖晨天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人不就是刚才赶自己走的王助理吗?

他下意识地躲藏,若是被发现了,指不定自己就要被揭穿了。

谁知那王助理直接走了进来环顾一周问道:“请问,这里是肖家的聚会吗?”

“正是,不知道您是哪位肖家人的宾客?”肖锋上前问道。

“我不是宾客,我是大成房地产的总裁助理王德凯,我是来请贵公司的负责人来到我司与总裁洽谈有关北街开发区的合作事宜的。”

“哎哟,贵客啊,我马上叫他过来。”肖锋一听,乐的都快跳起来了。

躲在一边的肖晨天一听这话愣了,随即转为狂喜,方才的怂样也不复存在,转而换上了一幅得意洋洋的面孔。

他们老板还是有点东西的,知道不能错过自己这么个人才,他就要让那个助理付出自己愚昧无知的代价。

他整了整领带,顺了顺发型,神气地走了出来,他已经计划好了,一会一定要好好羞辱这个助理一番,杀杀这个人模狗样的助理的锐气。

“不是他,他不过是个被我们公司赶出去的废物罢了。”

可是,助理接下来的话让在场的温暖凝结到了冰点,肖晨天脸上得意的表情凝固在那一瞬间,仿佛没有听清那助理说的话。

“我要找的这位负责人,是你们肖家的肖月华小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