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女巫重生在校园

2020-08-22 15:05

Z国枫叶镇。

这几天阴雨天气不断,晚上在人睡觉的时候会经常下大暴雨,镇子上最高的那堵墙已经在昨天夜里塌掉了。

在这暴雨的洗礼之中,枫叶镇孟家可是忙成了一团。

前几天孟家的小外孙女儿从县城里的中学回来,就一直高烧不退,这可急坏了孟家两个老人。

孩子妈在外面创业,再加上连日来的阴雨毁了路,想回来也没办法。镇子上的医生前阵子去平阳县城医院学习,还没回来,这小外孙女就一直在家里用土方子治。

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去邻居家借了体温计,一晚上,就烧到了41摄氏度。

再这样下去是要死人的啊!

屋子里一片祥和,昏黄的小灯照亮了整个屋子,就在此时,一道惊雷劈开了整个天空,窗边躺在床上的少女冷汗连连,好像在做着噩梦。

“孟鲤,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正眼瞧你,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孟鲤,你以为你刻意在全年级面前表现自己,我就会对你有所改观么?”

“孟鲤,你是不是造了安安的谣?你这个让我恶心的女生!一辈子在穷人堆里爬不起来!”

“爬不起来!”

少女忽然睁开眼睛。

她猛的起身,看着周围无比陌生的环境,干净整洁,但一点都不富贵,略显得朴素了点。

这小屋子的面积不到十平米,床就靠在窗户边,旁边是一张实木的写字台,上面涂了米黄色的涂料,有些掉漆。

孟鲤勉强支着身体下床,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是那么不协调,好像这身体与自己潜意识里的个头不太一样。

写字台上有一面梳妆镜,她从那镜子里看到一张清秀的小脸。镜子里的女孩,看起来就是身体娇弱,皮肤白白净净,长得有点像混血,一头短发很利索。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蛋,孟鲤脑子里一团糊,什么也想不起来。

忽然,房门被打开,一个面色紧张,行动不便的老太太轻声细步地进来,似乎在躲什么人。

孟鲤下意识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自己的嗓子被高烧折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喉咙还很干。

孟鲤从记忆中知道,这老太太是自己的阿婆,名叫唐南春。

夜,很安静。

阿婆进门第一眼便看见了正站在屋子里的孟鲤,赶忙关门用敦实的身子挡住,也没顾现在的危险状况,忙说:“鲤儿快回床上睡觉,什么都不要管,你还生着病呢!”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门外的小偷一脚踹开小屋的木门,手上提了一把水果刀,面上蒙了一层黑布,看不清楚这人的具体容貌。

阿婆被踹到在地,捂着腰际想要支棱着起身。

“存折在哪里!”

孟鲤皱了皱眉,看来这人是个小偷。

她面无表情地上前扶起阿婆,虽肢体有些不协调,但是她已经能很快适应了。

丝毫没管那小偷。

把阿婆扶到椅子上,阿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孟鲤一手制止了她。

“今天要是不把存折交出来,老子……”小偷环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毁坏的东西,定睛一看眼前的孟鲤,发现这小姑娘瘦是瘦了点,但是养养……

“小姑娘,要不以后跟哥混?你阿婆为了保住那么点小钱,连你的命都不放在眼里,你以后如果跟了我,保你衣食不愁!”

早就听说孟家有个女儿长相秀丽,早早去了城里混,没见着本人,到时候把她女儿带走,不就母女俩都齐全了?

那小偷在黑布下咧嘴一笑,并不纤瘦的身体往孟鲤身前迈了几步,“怎么着?小妞心动没?”

阿婆有高血压,面对这种场景,一下子承受不住,昏过去了。

孟鲤低着头,齐耳短发挡住了她的眼神,只见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像是地狱来的修罗,沙哑却又阴冷无比。

“正好。”

小偷疑惑,什么正好?他放大音量道:“怎么,想明白了?天南天北一条街都是我兄弟,做我女朋友多有排面!”

孟鲤没和这人废话,缓缓合上眼睛,熟练地念出咒语。

此时,屋外的雨也停了。

一个小小的,亮蓝色的六芒星法阵升高,照亮了虚弱的少女。像是恶魔的低吟,少女咒语不断,那法阵也越来越亮,她,在发光。

直到孟鲤的身体承受不下来,她那古老的咒语才结束。

然后,像是完成一种古老的仪式一样,她缓缓睁开眼睛。

眸子比之前亮了一些,那小偷愣愣的看着女孩施法,心说在这跳大神呢?

然后下一秒他的玩笑就开不起来了。因为那法阵,飘到了他的头顶。

“你玩什么幺蛾子?快点儿的,带上你家的存折跟我走!”

小偷提着刀,想要走近一步,但是被那法阵困在了原地。

“你做了什么!”

孟鲤抬起头,面无表情,声音沙哑的声音从嗓子里飘出一句话:“接受制裁。”

然后,那小偷忽然抱头倒下,头痛欲裂之际,嘶吼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你做了什么?”

然后便昏了过去。

孟鲤身体虚弱无比,不能连续施法,她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那小偷昏倒前痛苦的眼神,缓缓闭上眼睛。

这一次她没有念出咒语,心中的意念创造出了一个名为治愈的绿色法阵,笼罩在阿婆身上。

施完法,孟鲤的面色全白,嘴唇也是白色,她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坐下。

房间经过静谧的不多久,在凳子上昏过去的阿婆醒来,入眼便是那一身黑的小偷躺在地上,孟鲤面容平静地看着屋里的一切。

“这小偷怎么昏了?”

阿婆上前看了一眼那小偷,以防后患无穷,阿婆从门后面拿出来一条长麻绳,绑上那小偷。

她小心翼翼地把刀夺下,扔在桌面上。

孟鲤回答阿婆的问题:“突发精神病,昏了。”

“这……还有这样的?赶紧去你王大爷家找人!你阿公还在他家找车!”

然后阿婆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忽然拍了脑袋,“我这臭毛病,忘了你是病号,鲤儿你就躺在床上休息,这小偷起不来了,待会我给你下碗面,还有啥想吃的不?我到王大爷家的小卖铺给你捎点来。”

孟鲤点点头,虚弱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等到阿婆出门,孟鲤的困意已经达到顶峰,她现在只想休息。

刚醒来就施展这么大的法术,身体还是虚弱状态,自然是要嗜睡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