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龙婿

2020-08-22 12:04

白氏集团内,前台收银小美女一个和会计还有秘书三人端茶倒水切水果盘,忙的不亦乐乎。

“白小姐呢?”徐重路故意试探的问。

江淼以为徐重路应该只是随便问一句,就随便想了一个理由应付一下就回答他。

江淼不能说白念芯在家里好好的呆着,她道:“我表妹在外地办公了,关于我们未来合作的事项,我来负责也是一样。”

徐重路本来满怀着期望找董事长白念芯,结果被硬塞了个江淼经理。

换谁,面子上也不好过,看不起他还是咋地呢?他淡淡的对江淼说道:“不必了,我还是等你们董事长回来再谈吧。”

说完后,徐重路脚步沉重,哼一声后,盛怒离开。

“哼!走着瞧吧,今天白氏集团让我丢了面子,来日我必让白氏集团好看。”徐重路一直最重面子,谁让他没面子,他就和谁过不去。

江淼赶紧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的追上徐重路,刚好徐重路也是一个大胖子,走的也很慢。

她说话稍微有点急对徐重路道:“徐总裁,我江淼也是这里的股东,还是白念芯的表姐,你放心,我的能力比白念芯更强,保证与贵公司的合作……没问题。”

江淼话还没说完,徐重路在车子旁停下了脚步:“我手里可给残疾人用的智能芯片电控椅专利一出,想和我合作的人很多,既然白家这么没有诚意,我会重新考虑考虑这件事情。”

看着徐重路的车扬长而去,江淼气的直跳脚,本以为徐重路好应付,没想到他的态度居然这么强硬。

白念芯论颜值,她是比自己高,而且她还身材很棒,标准女神的那种,家世也算得是豪门,但她江淼也不差啊!

除了有一副好样貌,还因为她白念芯投胎好,有白家撑腰,江家比不过到底是输了几分。

被拒绝让江淼恼羞成怒,她手握白家和江家的股份,又有什么用!和江家那些人瓜分后,她的股份加在一起还不及白念芯一个人继承白家的股份大。

江淼想:“江家被拒绝了,白家本就是众多竞争者当中实力中上等的公司,能够拿到这个合作,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要是毁在自己手里,二叔公还不得杀了自己?”

现在江淼不知道该怎么和二叔公交代?

非要白念芯那个虚伪的女人出面不可吗?这对江淼来说可难为情了。

江淼心里总也不服气,不甘心,也不愿意认输。

江淼没有忘记和白念芯的打赌,说要比她干的更好,谁赢了谁做董事长,输的那个要退出白家董事局。

这样的赌资也不算小,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给轻易的解决了事情,她以后在白家众人眼里还怎么立足?她没有资格在董事局,也就意味她的身家还会继续缩水,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事江淼万分不乐意。

不过,还剩下一个办法,江淼只好打电话求助二叔公。

“江淼啊,你二叔公我已经到公司了,徐重路还没有到吗?”这时二叔公心里非常得意,很有存在感。

二叔公心里清楚,他帮江淼,就是得罪白念芯。

所以不能明帮,只是看样子江淼也没有搞得定的能耐,这次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二叔公也知道,从白念芯手里替江淼抢生意,江淼自然能够以此稳固在白氏集团的地位,董事会上还能起点作用。江淼只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代替白念芯成为白家集团董事长也是可以慢慢图谋的。

白家董事长按规矩一向能者居之,何况白家男丁一向单薄,到了白念芯这一代就给断了,只有她和江淼是被白家认可的血脉,而继承人只有一个。

江淼想上位挤走白念芯,还得加把劲才行。

“二叔公,这次你再帮帮我吧。”江淼急切的说。

白家二叔公坐在白氏集团董事位上,见只有江淼一个人在会议室,而徐重路还没到。这事看来就算他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成。”

白家二叔公白须摸了摸,心里的小九九一点都不少,虽然老了,但心思细着呢,盘算着这个人情做了他会有什么损失,答案是没有。

无论谁出马,只要尽快给白家把生意拿下来,就可以。而他出面,事急从权,她们二人赌约算平局作罢,正好一箭双雕既帮了江淼又杀杀白念芯的锐气。

二叔公从这事分析了全局,对江淼投向了担忧的眼神,叹息一声后,心底暗道:“江淼的妈妈白圆圆可是白老太爷的女儿,白圆圆可不像她这么糊涂啊!怪只怪她当年偏偏……爱错了人。”

而白鹤声作为一个名义上的远房亲戚,正得意忘形的捂着嘴笑。

江淼不足为惧,二叔公再怎么帮,也是烂泥扶不上墙,只看白念芯是不是个能顶事的当家人。否则白家就是他白鹤声的囊中之物。

“这原本就该属于他的。”白鹤声忍辱负重,就是为了白家,他没有江淼的梦想,他并不想做白家的继承人,而他却怀有另一个可怕的想法,他要摧毁白家!

“江淼,你怎么回事啊,莫不是徐重路今天出车祸了?”白鹤声说道。

“因为白念芯没有出现,所以爱讲面子和身份的徐重路很生气,他说不会再考虑合作的事……”

二叔公一巴掌拍在会议桌上,厉声道:“他竟然敢这么说,看不起我们白家吗?”

二叔公气得一拍桌子二吹白胡子三瞪老花眼,要不是江淼昨晚找了徐重路,这事等白念芯回来也不迟,不至于生意搅黄了还得罪了人。

二叔公自然门儿清,不少人妒忌白家,在商言商大家都想在白家的身上剪羊毛。可是白家也不是白白任由人宰割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