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绝色废材要逆袭_时遇未遇

2020-08-22 12:03

《绝色废材要逆袭》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故事中的主角是月流苏神绝冥,情节引人入胜,很多书友们都表示非常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小说,所以本站推荐。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绝色废材要逆袭》精选章节

“小娃娃,你也不怕嗫得慌。”男子语气强硬,有点不想给的意思。

“给不给,不给我就去当铺了,总有一个地方识货。”月流苏有恃无恐,专注他的表情,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珠宝真的很值钱!

看来,那几个姨娘还真有钱!

说完,她也不再继续拖拉下去,利落的上手一伸,立马将自己的包袱拽回来,打个结,再次扛在瘦弱的背上,头也不回的朝前走,这起码都有五十斤!连一千颗低级丹药都不值的话!她才真的遇了狗了!

终于,那个男子叫住了她。

“唉!女娃娃!回来!来来来!有事好商量。”

见到男子松口了,月流苏这才停住脚步,却又没有上前。

“咳咳,来吧,进来谈。”男子有点郁闷了,他都放低姿态了,还不见月流苏过来,再说了,看到月流苏刚才的那些珠宝,质地可都是上乘的啊!

月流苏停顿了一下,眼珠子转悠了一圈,又大言不惭的开口道:“我还要五十颗中级丹药!”

“噗!”男子可谓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捂着胸口,“还,还要五十颗中级丹药?”他真的怀疑自己幻听了,特地的重复问了一遍。

月流苏显眼没这么好的耐心,“给不给,不给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

男子深思了一会,这才咬着牙应道:“给!来!”

于是,月流苏又喜滋滋的扛着一口袋的东西走过去。

等她出来,手中俨然已经多了一颗戒指,里面放的,都是她厚脸皮换来的丹药,心想,这下子够“神经病”吃了吧!

“来来来!赌石了!二十万钱币一颗!”她经过的大厅里,还在扯着嗓子吆喝。

她现在也没什么事,于是就下意识的凑过去,看到那些人正在风风火火的切割石头,有些里面开出来的是绿色的,还有其它颜色。

旁边,一个男子正在挑选石头,这颗看看,那颗拍拍,然后还放在耳边听一下。

“诶,这位仁兄,请问这个开出来,什么样的质地算好的啊?”她将就站在她旁边的人讨教道。

“这个你没玩过啊?看看最上面的那块翠绿色的,通体透彻,泛着绿光,毫无杂质,那种就是上乘的!若是开出那么一块,再拿到拍卖行去拍卖,运气好,可谓天价!”那男子非常夸张的讲道,可谓是激动得唾沫横飞!

“这样啊,谢谢啊,呵呵呵……”月流苏下意思的退后一步,可不能沾了人家的口水。

她今天是没心情开石头了,还是回去解决了那占着坑不肯走的大爷再说。

不逗留,她悄无声息的从人群中退了出去。

路上,她不知道多拐了多少个弯,终于甩掉了身后那一群小尾巴,站在黑暗处,拍拍自己的小心脏,真不知道,刚才跟她交易的那个男子为什么找这么多人来跟着她,真当她社会白混的?

转身,她消失在黑暗处。

等回到自己的小破院子,打来清水洗了洗脸,再将这一身破衣烂衫换下来,此时的她并不着急,而是先美美的睡上一觉,有啥重要的事,睡饱了再说。

她回去的时候,天都擦亮了,所以这一觉睡到夕阳西下才起来。

伸个懒腰,打开门走出去,倚梦正端着吃食站在她的门口等着。

“你站在这干嘛?”月流苏问道。

“大小姐,您一天都没有起来吃东西了,奴婢又不敢打扰,所以就在这里等着……”自从那件事之后,倚梦就好像很怕她,连说话都那么小声。

月流苏不禁有些好笑,却还装作一本正经,“你下去吧,有事我叫你。”然后她端着吃食快步的进了屋。

虽然还是稀饭跟馒头,但好歹多了一叠荤菜。

吃饱喝足之后,她将空碗端到门口,转身就关上了门。

将那颗放满丹药的戒指取下来放在手心,“大爷,出来吃食了!”她语气不怎么好,既然身手上占不到某人的便宜,在口头上绝对不能输!

她坐在床头,把玩着手里的戒指,随之,一阵白色的流光迅速的从她胸口处散发出来,才不过一眨眼的时间,神绝冥那俊美的模样就出现在月流苏眼前。

“你你你,你干嘛凑这么近!”月流苏没想到啊,一抬头就见到某人那无限放大的俊颜,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心里咯噔了一下,脸火辣辣的烫。

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窝,眼神闪烁,“那什么,您能离我远点么?”她粉唇上的笑很尴尬。

她自问,从未与一个男人有这么近的接触!神绝冥绝壁是第一个,从不知道矜持的她,这一刻也必须得矜持一下!

于是,神绝冥往后挪了两步,双手背在身后,那一身震慑人心的气息不可忽视!

月流苏这才将手摊开来,“这是你要的,为了方便,我将它都装在里面,你自己想办法打开吧。”然后她非常迅速的将这颗空间戒指扔给他,别开眼,尽量让自己不去看。

神绝冥摊开手掌,躺在他手心的,正是带着月流苏余温的那颗空间戒指,薄唇微勾,形成一个邪魅的弧度,修长的食指穿过戒指,他闭上眼,开始感知,一分钟之后才睁开眼睛。

注视着月流苏的眼不禁一亮,果真,他没有看错人。

“干嘛用那种眼神盯着我看,行不行给句话。”月流苏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

神绝冥没说一个字,而是大步上前,将那颗戒指交给月流苏。

“你这是干嘛?”月流苏不解,蹙着眉心,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还真让人看不懂。

“你戴着。”然后神绝冥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他,然后指着月流苏,“可懂?”很多隐晦的字,他没太说明白。

月流苏很聪明,只需要指点,她就能自己摸索到豁口,“我知道了,来吧!”她抬了抬眼皮,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神绝冥掀了掀眼,眼角的目光柔和了些,随之,化作一阵流光钻入她的胸口。

月流苏盘腿坐下,戴在手上的戒指开始慢慢的温热起来,一道缭缭轻烟寥寥钻入她的胸口,消失殆尽,她闭上眼睛感受,一股温和的力量正在往她丹田里积蓄。

然而她知道,这都是那大爷一手造成的。

她只是一个“暖床”的媒介而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