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一颗心碎的惨烈_余旧默存

2020-08-22 12:02

  一颗心碎的惨烈小说主要角色是迟安瑶慕容城,本书的作者是余旧默存,小说讲述了笔锋凛然,带着刺骨的寒意。迟安瑶几乎瘫软在地,心中顿时翻江倒海。她怎么能接受,她曾经钟爱的男人,害死了她的父兄!

免费阅读

  迟安瑶面不改色的接旨,除却最后一条,其他的都无所谓。

  这三日内,她将心中的恨意狠狠压下,并没有任何不轨的行为。

  至少在出席母亲的丧礼之前,她不能再生事端。

  可在疆北的几名副将却联名上表,恳请择一人回京凭吊。

  慕容城看着折子,心中却另有打量。

  迟家只余一人,迟安瑶手握兵权,若是疆北副将来人,迟安瑶难保不会有异动。

  可他们之请,并非不合情理,若是不允,难免会让十万迟家军心寒。

  慕容城指节轻叩着奏折,随后将之前百官弹劾迟安瑶的奏折翻了出来。

  思虑良久,他才终于提笔,批上朱红:准奏!

  而就在慕容城将奏折刚刚批下去,迟安瑶便收到了一封密信。

  鸽子停在窗头,幸好因为面壁,身边侍奉的人很少,迟安瑶趁着没人注意,将信鸽上的密信取了下来。

  是她身边的副将袁牧之,也是她在迟家军中最倚重的人。

  不过,此时或者也可以说他是将军了。

  在迟安瑶回京之前,就暗中将兵权转交给了袁牧之。

  他在军中已有威信,就算迟家军易主,一时有人接受不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迟安瑶在兵权上迟迟不松口,就是为了给袁牧之拖延时间。

  只是这样私下转交兵权,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她总想找个机会,让慕容城准许,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密信上说他已经摆平了迟家军中的副将参将,大致稳定了军心,两日后到达上京。

  迟安瑶斟酌良久,才回信。

  “兵权易主,实乃良机,牧之面圣,一推为恭勉,二推消陛下疑心,三则不可辞,陛下必视为心腹,迟家军今交你手,吾代迟家先烈,多谢牧之保全迟家军。”

  放飞了信鸽,迟安瑶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三日后,丧礼。

  迟夫人虽是一妇人,但是迟家人却为国鞠躬尽瘁,就连五岁小儿也不遑多让。

  就算朝中大臣们对迟安瑶多有微词,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迟家的军功。

  就连陛下和皇后都亲临吊唁,虽只是匆匆而归,倒是给足了迟家面子。

  迟安瑶披麻戴孝,神情间是隐忍的悲痛,看着往来宾客虚情假意的吊唁。

  时至午后,门外突现一声高呼。

  “副将袁牧之,带迟家军为迟夫人披麻戴孝。”

  迟安瑶抬头,袁牧之带一小队骑兵,穿着骑兵服,却扎着头白,以继子之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