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娘子天天掉马甲夏雪心

2020-08-22 09:03

说起夏雪心与那沐庭轩的过节,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二十年前,父亲夏明还是个小商贩,因信错了人而被骗得倾家荡产。在他走投无路之时,同乡沐世新,也就是沐庭轩的父亲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不仅为他解了燃眉之急,还给了他一笔钱让他从头再来。

因为沐世新的仗义相助,夏明终是东山再起。

两人也因此而情同手足成了结拜兄弟,并萌生了亲上加亲的念头。

两人约定,日后有了孩子,若是生两男,便结为兄弟,若是生两女,便结为金兰,若是生一男一女,便结为秦晋之好。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就在夏雪心刚出生不到一年的时候,两家人便因谋生计而各奔东西,那时候沐庭轩也不过刚刚两三岁。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没想到夏明念叨了近二十年,在二十年后的半个月前,两人竟在谈生意的酒桌上重遇,相谈甚欢,也旧事重提,并把她跟沐庭轩指腹为婚的事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提上了日程。

没想到,夏明还没想好怎么跟夏雪心说,那沐庭轩的父亲沐世新便先上门拜了访,说他那儿子拒绝了这门亲事,还说此事荒唐可笑至极。

偏偏好巧不巧,这话让夏雪心给听到了。

她夏雪心是什么人?就算是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要她,也轮不到他沐庭轩来拒绝!

一翻调查才得知,原来他早就心有所属,这心上人还是个青楼女子。

如此,越发地掉了她的价值。

不好好地整整他,真是难出这口恶气。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花好月圆,红烛轻曳,沈婉怡颔首低眉,满是忐忑。

夏雪心瞧着,不由抿嘴轻笑,“我知道沈姑娘您善音律,且生得一副好嗓子,如此良辰美景,就这么干坐着怪闷的,如果姑娘不嫌弃,我们和一曲何如?”

沈婉怡微微翕动动着双唇,点了点头,“那么公子想和哪首曲子?”

“就和姑娘那首《秋夕》如何?”说着,夏雪心便径直走到七弦琴旁坐了下来,“我来抚琴,姑娘来唱。”

沈婉怡眸光闪闪,略微着涩地嗯了一声。

窗外,夜色微澜,凉风习习,屋内,琴声低回婉转。

沈婉怡临窗倚立,轻启朱唇,一开一合间,清脆悦耳的声音如诉如泣,徐徐袅袅地飘向那不远处的小别院儿。

小别院儿里,夜长人不寐,对月到天明。

那颀长的身影披了一层霜白,越发的孤寂而单薄。

叹息间,满是怅然与愁思。

唱到动情之处,沈婉怡忽然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夏雪心心知此情此景触动了她心底最敏感脆弱的地方,便温柔地扶着她坐在了一旁。

原想着给她斟杯茶,不料沈婉怡却拿起果案上的酒壶满满地斟了一杯,举杯饮尽,接着又满上了第二杯。

这分明是借酒浇愁,可不知她愁的是什么。

“沈姑娘,你不能再喝,再喝就醉了。”

之前仅是喝了两口,她便觉呛喉辣口,莫说是饮进肚子里了。

虽说她与沈婉怡并无什么交情,可是眼看着她如此酒入愁肠,却也于心不忍。

说着,夏雪心便欲拿过她手中的酒。

“夏公子,您就让我喝吧,只有醉了,才没那么多烦心事。”

沈婉怡却紧紧地摁住了她的手,既是如此,她亦只好由她去……

醒来时,天已大亮。

夏雪心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而此刻,沈婉怡因为醉酒还没醒来。

这一夜未归,父亲不定急成什么样子。

心里想着,夏雪心便欲起身离去,谁知一站起来,忽然有个东西从她身上落下,呼啦掉在了地上。

她定睛一看,竟是一件男人衣衫,应该是在她睡着时披在她身上的。

狐疑之余,她抬眸望了望仍然熟睡的沈婉怡。

该不会是这丫头给她披在身上的吧?

可是她明明喝得不省人事,还是她把她扶上床榻的,难道中途她醒过?

可是,这男人的衣衫是哪儿来的?

夏雪心翻来覆去的看着,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原以为昨晚的事已经过去了,可没想到沐庭轩在花月楼被打得事在城中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夏公子的名号,竟在一夜之间成了街头巷尾的茶余饭后。

夏雪心刚走出花月楼,便被几个衣着鲜亮的公子哥儿团团围住。

虽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却也知道他们来者不善,尤其在这个时候,她并不想再多耽搁分毫,万一小桃顶不住,把她的行踪说出来,那她就惨了。

因此,她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直绕开他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可谁知他们不依不饶,她往哪个方向,他们就堵哪个方向。

“你们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她终是忍不住怒声道。

见她身材纤瘦,文文弱弱似个女娃儿,那些个公子哥儿并不把她放在眼里。

“哟喝,脾气还不小呢!”

其中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公子哥儿双手负于身后,摇头晃脑地走近了她。

“听说你一掷千金抱得美人归……”说着,他便刻意地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可是兄弟,小爷我奉劝你一句,就你这小身板,小心纵欲过度一命呜呼。”

他此话一出,一旁的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呵,我纵欲过度,也强过你力有不逮,好狗不挡路,给本公子让开!”夏雪心一听这话,分明就是有心侮辱,便毫不示弱道。

“哟嘿,你小子敢骂我!”那紫袍公子哥儿袖子一撸,“兄弟们,今我们就替庭轩出口恶气,好好地教训教训这臭小子!”

他一声令下,另几个锦衣公子哥儿哗的一下涌向了她,欲对她拳打脚踢。

夏雪心见状,忙撒腿就跑。

虽说她学了些皮毛功夫,可是要应付这么几个体魄强健的男人,那还真是力有不逮。

“别让那小子溜了!”

几个人合力抱抄,没一会儿,她便走投无路。

“你们以多欺少,算什么男人!”夏雪心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此情此景若说不怕那是假的,“你们……你们敢动我分毫试试,我……我可是练过的!”

说着,她便摆出了跃跃欲试的架势。

那几个锦衣公子哥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哈哈大笑。

“今儿个我们就是要以多欺少怎么着!”

说着,那紫袍公子哥儿上前就是一脚,夏雪心这一脚踹出好远,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可是那些丝毫不知她是女儿身的锦衣公子哥儿却未动半点儿恻隐之心,看到她痛苦的样子,竟然哈哈大笑着,“敢惹我们沐公子,有你好受的。”

他再次上前一步,一把揪起她扬起巴掌就欲扇过去。

夏雪心蓦地闭上了双眼,可那巴掌却是迟迟不曾落下,却是听到了那紫衣公子的嚎叫。

“哎哟,疼,疼疼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