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四爷他又不高兴了

2020-08-21 21:04

“主子爷吉祥,奴才迎接迟了,求主子爷恕罪。”雅利奇觉得,她怕是跟这位爷八字不合。

见面就出事,以后还是别见面的好。

四阿哥是想训斥几句来着,可是看见她头发胡乱扎着,后头衣裳都湿了,反倒是将刚才的不愉快释放了一半。

也不理她,径自就要进屋。

金钟和玉兰都愣着,还是苏培盛掀开了竹帘子。

苏培盛心里琢磨,这乌苏里格格这可真是不成,两个丫头都是傻子。

武格格眼睁睁看着四爷进了乌苏里格格的屋子,脸都臊红了。

只能回屋去了。

谁能想到四阿哥来呢?

雅利奇这里是真是要啥没啥。点心……不存在的。

所以玉兰胆战心惊的上了端午的时候上头赏赐的二两茶叶泡的茶。

四阿哥都不需要细看,扫一眼就知道这小格格过的寒酸。

衣裳也半新不旧的,茶也不必喝了,肯定也不好喝。

“奴才不知道主子爷来,就……就失礼了,求主子爷恕罪。”进屋之后,雅利奇没在跪下,只是站在四爷侧边小声解释。

她也委实冤枉,哪有临幸后院不提前说的。

万一她做点更不好看的事呢?

四阿哥看了她一眼,见她低着头,脸上又是委屈的样子。

四阿哥皱眉,轻声哼了一下,心想这小格格太会装了。

动不动就委屈,不过年纪小,还是能原谅的。

“你多大?”四阿哥问。

“回主子爷,奴才今年十五了。”雅利奇忙回答。

四阿哥瞪眼,忙端茶掩饰。

十五?他怎么瞧着是十三?好吧,这事小格格也不敢胡说。

四阿哥有琢磨,难怪总是装委屈呢,还小嘛。

四阿哥大度的在心里又原谅了雅利奇一回。

雅利奇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套进了奇怪的人设,心想四阿哥这是不生气了吧?

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这位主子爷,一时间很是茫然。

正茫然着,就见门口,武格格那边的春雨进来了,还提着一个食盒。

一进来就笑语盈盈的请安:“给主子爷请安,给乌苏里格格请安。我们格格叫奴才送过来些点心和果子。说是乌苏里格格您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别慢待了主子爷才好呢。”

说着就把食盒打开,里头是三种点心,还有一碟子杏儿。

雅利奇没说话,轻轻皱眉。

武格格这就过了。

大家一样都是格格,这是巴巴的想表现什么呢?

而且,她是穷,真是什么都没有,可当着四阿哥这么说,打了谁的脸?

四阿哥自己的女人,穷的靠人接济……四阿哥脸上好看?

果然,才十八岁的四阿哥哪里是个能忍的?当即就皱眉看了雅利奇了:“你这里没有?”

雅利奇么,平时是好脾气的,也不惹事。可人家巴掌盖在脸上了,不反抗还得了?

她往前走了一步,轻声细语的解释:“想来武姐姐也是好意,怕是担心奴才没伺候过主子爷,失了礼数吧。不过武姐姐是多虑啦,奴才是没伺候过主子爷,不过主子爷是最宽和的,定然是不会生奴才的气的。”

也不解释她有没有,没有也不丢人。

有时候,这世界不就这样么,没有的没毛病,但是将这件事扯开的人么……呵呵。

“苏培盛,这后院里的规矩该立起来了。”四阿哥淡淡的。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这事赖不着奴才我啊!不过这武格格么,人不大,心不小啊。

这是把自个当成这院子里的主子了么?

宠爱这东西不大好说,也许有一天,武格格见不着主子爷,这乌苏里格格还有个一儿半女的呢?

春雨这会子已经是没有刚才进来时候的样子了,吓得鹌鹑似得。

还是苏培盛说了一句还不回去?

她才忙退出去。

心跳的擂鼓似得,主子爷生气了啊,真是吓人。

就这一会功夫,四阿哥就又给雅利奇扣上一锅,小格格不说实话。

“问你是不是没有这些。”四阿哥看雅利奇。

雅利奇心里翻白眼,嘴上不能不说话。

有没有,您老不知道么?我就是一个穷格格呀……

“小时候,阿玛和额娘教导奴才,少吃零嘴,好好吃饭。”雅利奇觉得回答的还算规矩。

四阿哥看了她几眼,没在问了。

雅利奇琢磨,再问下去就该四阿哥不好看了。

毕竟么,自己的小格格穷的吃不起点心,这也着实不算个涨脸的事不是?

四阿哥又四下里看了几眼,才大爷似得摆手:“安排去吧,今儿爷就歇在这了。”

苏培盛哎了一声忙去了。

没侍寝过的雅利奇也知道,今儿就清白不保了。

反正也是他的女人,迟早都一样。她倒是没什么意见。

只是真不知道怎么伺候,没奔着得宠去,可也不能头回伺候就得罪人。

不然日子可不好过。

好在四阿哥手一挥:“去把头发擦干净。”

雅利奇忙应了,进了里头擦头发去了。

不多时,就来了一拨人,将榻上的东西换了,然后摆上冰山,准备好四阿哥要用的一应东西。

四阿哥要是去李格格那,就不必这么麻烦,因为李格格那四阿哥去的多,东西也不缺。

可是乌苏里格格这不是什么都没有么,叫四阿哥委屈自己,那必须不能够。

于是等雅利奇擦好头发出来,就见自己屋里多了不少东西。

也没什么好说的,四爷说了一句该安歇了。

然后……雅利奇就被玉兰脱得只剩下了月牙白的里衣塞进了帐子里头。

与四阿哥大眼瞪小眼了一下,四阿哥就‘善意’的主动伸手了。

小格格头回侍寝嘛,四阿哥自觉他需要主动点。

雅利奇虽说有点怕,但是好在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忍一下也就过去了。

四阿哥却吃的津津有味。

小格格不老实,装委屈,但是很好吃的嘛。

于是不小心就多吃了几口,虽然四阿哥觉得自己很节制了,但是对上小格格的脸,他觉得小格格又装委屈了。

“不许总是装委屈!”四阿哥觉得床榻上还是能教导一下小格格的。

雅利奇有点疼,倒不是四爷粗暴了,正常都得疼。

本来是身子疼,听见四爷这句话之后,她觉得她并不存在的蛋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