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今生最后一别_万小烟

2020-08-21 15:04

  今生最后一别是网络作家万小烟的最新力作,时月婵薛墨烽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时月婵回梅苑换了身衣裳,正要出去,却看到花凝儿摇晃着铃铛步步朝自己走来。因着孩子的阴影,时月婵防备看着她。

免费阅读

  王府,梅苑。

  时月婵腹中刚满两月的胎儿,没了。血水-盆盆的端出,她整个人也好似掉了半条命。

  在梅苑整整修养了半月有余,时月婵才稍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这段时间,薛墨烽从未来看望过她,更是在知道孩子没了后--声敷衍的安慰都没有。

  想起那日他拔剑刺向自己的腹部,时月婵清楚那个男人从来都没在乎过这个孩子。哀莫大于心死,大抵便是如此。

  时月婵去了主院,想最后找薛墨烽谈一谈。枯守了三年的单相思,是该放手了...推门进屋,身穿明艳的鹅黄纱裙的花凝儿让时月婵有些晃神。

  这个女人害得她失去了孩子,薛墨烽不仅不责备还让她住进了王府。“烽哥哥花凝儿整个人都靠在薛墨烽身上,不停撒娇。

  薛墨烽身子僵了僵,却没推开她:“听话,我答应过你姐姐,要好好照顾你。”时月婵呆呆地看着那一幕,她的心好像被把尖刀狠狠剜了一下,疼意细密连绵地涌上来。眼眶,也有些不争气的泛涩。

  这时,书房中的薛墨烽看到了半掩门外站着的时月婵,脸.上的温柔神情瞬间消散。“你来干什么?字里行间,没有关心,只有厌恶。

  时月婵转眸看向花凝儿。她正洋洋得意地看着自己,神情中满是挑衅。

  时月婵收回视线,满心荒凉。她正要说明来意,外头传来一阵喧哗声。“王爷,急报!一个风尘仆仆的士兵冲了过来,直接在书房门口跪了下来。

  “何事如此慌张?”薛墨烽走了出来。士兵抬头看了眼时月婵,悲恸的神情透着欲言又止。

  “时老将军中了敌军埋伏,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轰时月婵脑子嗡嗡作响,血腥味在她口腔中横冲直撞。全军覆没,怎么可能?

  父亲身经百战,智计无双,从来都只有敌军中他的埋伏,他怎么会带着十万大军中了敌军的埋伏?

  “阿烽,父亲骁勇善战,定不可能...”时月婵顾不得丧子之痛,想恳求薛墨烽派人严查此事。

  可薛墨烽淡漠摆了摆手,就好像听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消息。“时将军心高气傲,是该栽跟头了,直接上报皇上吧。

  时月婵浑身都在发颤:“薛墨烽,那是你的老丈......’薛墨烽冷笑:“本王连王妃都不在乎,又何况是老丈人?”

  说着,他关了书房门,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他和花凝儿的欢声笑语。时月婵哽了声,眼泪无声淌落。她想要进宫面圣,亲自了解这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月婵回梅苑换了身衣裳,正要出去,却看到花凝儿摇晃着铃铛步步朝自己走来。因着孩子的阴影,时月婵防备看着她。

  “本妃这里不欢迎你。花凝儿笑得欢快:“烽哥哥说了整个王府我都可以出入自由,你怕是说笑了。时月婵拧着眉,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言。

  花凝儿见她不搭理自己,继续说了起来:“你是在怪我不叫你王妃吗?烽哥哥说了,他心中的王妃只有我姐姐花雪儿一-人,不许我那样叫你。花凝儿字里行间的轻蔑嘲讽显而易见,时月婵毫不客气回怼了过去。“逝者为大,我从不跟死人较劲...人在做天在看,恶人总要遭报应。

  花凝儿神色变了变,涂了胭脂的脸有些扭“报应?你们时家不就遭报应了吗?”她眼底闪过一-丝怨毒,继续笑意盈盈,“就这半会儿的功夫,时家已经被查出通敌叛国,皇上大怒,赐了时家满门抄斩...幸亏你现在进了王府,否则也要人头落地.

  “你说什么?!”时月婵大脑--片空白。

  时家世代忠烈,怎么可能会做出叛国通敌花凝儿挑了挑眉:“方才在书房,烽哥哥亲自写的奏折……你若不信,那便等皇榜公告儿说的话,可听到是薛墨烽亲自写的进谏奏折,她不信也只能被迫信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