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生之第一名媛

2020-08-21 12:05

“怎么回事?”许震邦看着李小夭两边红红的脸问,虽然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可能是许诺言,但是由于内心的偏袒,还是希望和许诺言没有关系的。

而且,就算是和许诺言有关系,也无非就是道个歉而已。

“爷爷,不关诺言妹妹的事!”李小夭故意眼神闪烁,让别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她在说谎。

许震邦自然不会像江月华那样,顿了顿又问许诺言:“言言,怎么回事?”

许诺言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许震邦,随即道:“这跟我没关系!”

“怎么就跟你没关系?当时在场的,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夭夭脸上的伤不是你还能有谁?”许震邦都还没有说话,江月华便尖声叫道。

“奶奶你别这样说,真的和诺言妹妹没有关系,真的是夭夭自己不小心。”李小夭委屈得眼眶都红了,抱着江月华的手臂摇晃着。

江月华看到李小夭这么懂事,一颗心都快化了。

许震邦听了这话,意味深长的打量了一眼李小夭,这两巴掌若真是言言打的,这么小的孩子却能够以德报怨,教养确实不是一般的好。

但是,如果这两巴掌若不是言言打的,这孩子这么做,还真是……

一个七岁的孩子对自己能下这么狠的手,狠心懂得程度确实不容小觑。

“你们都说不是自己打的,有什么证据吗?”在许震邦的心里,自然是偏向着许诺言的。

“老爷,您这是什么话,难不成这孩子还会打自己不成吗?分明就是言言不懂事,嫉妒我喜欢这个新来的姐姐,所以才会这样的。况且,这孩子这个时候还维护她,她呢?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了!”

江月华一听许震邦开口说要罚许诺言,顿时就不乐意了,好好的孩子被打了,本来就应该罚她的。

“爷爷,这分明就是言言的错!”

十来岁的年纪最是耿直,耿直到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虽然许洋尘因为许诺言的那声哥哥心里虽然柔软了很多,但是看着李小夭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面的那股正义感还是忍不住升起来。

“就是,言言平时多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江月华一听许洋尘也帮着说话,顿时更加有底气了,说得,就好像亲眼看到,许诺言伸手打李小夭一样。

除了那一句回答许振邦的,许诺言没有再说话,此刻正静静地看着李小夭。

李小夭躲在江月华后面,也感受到许诺言打量的目光,原本泪眼婆娑的脸上突然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虽然,就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是李小夭确定许诺言看到了。

是许家的大小姐又怎么样,她来的第一天,就能让她的奶奶站在自己这一边,就能让她的亲哥哥帮自己说话,就能让她爷爷开口惩罚她。

假以时日,她现在拥有的所有的东西就都是她的。

如果不算上辈子,许诺言是第一次见她,但是李小夭却不是第一次见她。

从前,李小夭还跟着李妈一起讨生活的时候,就见过她,当时自己穿得都是都是邻居家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看着许诺言穿着一件非常华丽的裙子给新娘当花童,浑身都是亮闪闪的钻,李小夭看得羡慕极了。

当时她虽然还小,还不懂李妈在发廊里,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男人,究竟代表着什么。她只知道,当时自己真的是,好羡慕,好羡慕许诺言,羡慕她有这么好的生活。

她不想每天只要有人来,就见不到自己的妈妈,她也不想被别人骂是小贱种,不想被同学的妈妈警告,让她离自己的孩子远一点,怕她的病传染给自己的孩子。甚至,她当时还不清楚自己又没有病,为什么会传染?她的感冒早就好了。

后来,她知道自己,和许诺言一样,都是许振邦的孙女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她以为自己终于能和许诺言平起平坐了,她终于也可以和许诺言一样,穿上好看的衣服了。

所以,在大街上的一次偶遇,当她自信满满地,走到许诺言面前,叫她一声:“诺言妹妹”的时候,她却冷着脸说:“我们认识吗?”

其实,许诺言这句话本没有错,但是在李小夭那颗敏感而又脆弱的心,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许诺言这样分明就是瞧不起她!

凭什么?明明她们是一样的,为什么许诺言,永远在她面前,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所以,当李妈告诉她,只有让许诺言身败名裂,才能够得到,她拥有的东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如今,她一定会将许诺言拥有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抢过来。

许诺言不过就是个温室花朵,虽然她的年纪也不大,但是她早已经见惯了太多东西,心智自然不是一般七岁的孩子。

她胜利的笑容许诺言怎么会没有看到?

一个人,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的失败,才是最大的失败。

许诺言看酝酿得差不多了,张开红红的小嘴,大大的眼,看着许振邦眨巴眨巴,然后露出一排小米牙脆生生的说:“爷爷,我有话要说!”

“分明就是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许振邦还没有说话,江月华就不耐烦了,“老爷,你今天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偏袒她!夭夭是第一天来,第一天就让她,受那么大的委屈,那以后可怎么办啊!”

许诺言脸黑了黑,自己这个便宜,奶奶怎么这么讨厌,自己本来还想卖个萌,现在都被她破坏了。

“你让孩子把话说完行不行?”虽然平时,许振邦对江月华还是挺好的,但是她今天一直不依不饶的,就算是许振邦再好的脾气,也有些烦了。

“说就说呗,我看她能说出来个花不成吗?”受了气的江月华撇了撇嘴,这一笔自然又记在许诺言头上了。

“爷爷,姐姐脸红红,言言手不红红!”说罢,许诺言还伸出了自己白**嫩的小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