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与你共一场繁梦

2020-08-21 09:03

周南深从喉间发出一身轻哼,“解释?沈清河……她死了……”

沈涟漪脑子里空白了好一会,才听明白这话中的意思。

所以,因为沈清河死了,因为她就在现场,所以,周南深就断定,人是她杀的。

“哈哈哈……”先到此处,不知道为何,沈涟漪只想大笑出声。

周南深不是一个果断的人,只因那个人是沈清河。

刚刚她竟还想问为什么,现在想来,实在可笑。

她与周南深结婚五年,五年的时间,刚开始的三年,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冰冷的,可是她不在意,因为她爱他。

所以,她努力地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一切,他话少,她的话就多一点,他冷漠,她就黏人一些。

就这么过去了三年,周南深的话似乎变多了一些,看向她的眼神似乎也没有那么冷淡了。

慢慢的,她空落落的心似乎慢慢被填满,现在看来,她似乎太过得意忘形。

冰块就是冰块,就算她再怎么暖,都暖不热。

沈清河是谁?不光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更是周南深深爱的那个女人。

五年前,全都是因为她一个人的坚持和任性,才逼迫周南深娶了她。

“沈涟漪,死的人是沈清河,你装出那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

“咚”腹部又被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一脚,周南深毫不留情,似乎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沈清河倒吸一口凉气,脑袋“嗡嗡”几下,然后彻底麻木。

她疼的颤抖,胳膊支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身子。

在起身的那一刻,身下似乎有一股热流涌出,紧接着,一阵头晕目眩,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面倒去。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沈清河的心里最后只窜出一个念头:如果就这么死了,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终于认清了现实。

……

再次清醒,沈涟漪躺在地上缓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依旧在酒吧的那个包厢。

猛地坐起身子,腹部传来撕裂般的剧痛。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跑到了卫生间。

脱下贴身衣物,看到上面除了已经凝结的暗红色血渍,还有鲜红色的亮的刺眼的红。

扯下好多的卫生纸擦啊擦,却好像怎么也擦不干净,最后沈涟漪好像想到了什么,翻开自己的包,从最底部,翻出一个姨妈巾。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救星,而且似乎比周南深还要靠谱的多的多。

身下的血多的不正常,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地钻心般的疼痛。

沈涟漪算了算日子,好像也离她亲戚来的日子差不了几天了。

或许是周南深那重重的一脚,愣是把她的亲戚给踹提前了。

这么想着,沈涟漪便不再在意,收拾好之后走出了卫生间。

包厢里似乎已经被人打扫过了,干净到没人能想到昨天这里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更不会有人想到,这里昨天死了一个人。

沈清河应该是被周南深带走了,可是带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艰难地挪动着步子,沈涟漪缓缓地走出了酒吧。

整个酒吧里空荡荡了,已经丝毫看不出昨天夜里,这里又是怎样一副热闹的境况。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白天的时候,人人都是一本正经的套中人,可是晚上,人们都冲出套子,成为了各路“牛鬼蛇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