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卧底总裁:您的娇妻已下线!

2020-08-20 09:04

突然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抓住了陆小姐的手腕,她抬头对上容湛兴味盎然的双眼。

常保镖第一时间注意到雇主的情况,一把拧住容湛的手腕迫使他不得不放手。

没了阻拦的杜家等人蜂拥而上将杜小姐带离现场。

杜家主简直怒不可遏,气的指着陆小姐直哆嗦。

“你!这就是陆家人的教养?!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杜家一个说法!”

陆小姐毫不在意的淡笑一下,“陆家人有没有教养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说法?你去找我哥要好了,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说法。”

陆沉沙同志宠妹比她能作妖还要出名,只要他敢去,陆小姐料定了没有好结果。

杜家主被她嚣张气焰气的够呛,手指哆嗦半天,一口气没缓过来,撅了过去。

“爸!”

杜小先生连忙让人把杜家主抬下去,脱了外套就要给陆小姐点教训。

常保镖皱了眉头,这当他是死的呢?

冲过来的杜小先生被保镖常一个过肩摔扔到了台下,等再起来腿已经一拐一拐的了。

围观群众这一看就知道,这腿八成是断了!

“这简直欺人太甚!”

“家大势大就了不起?!”

“……”

陆小姐今日太扫杜家面子,杜家一众有点血性的都按耐不住了。

单挑立马变群殴,还是一群人殴两人,就这俩人还有一个是战五渣。

但是事实证明家大势大就是了不起!

陆小姐深刻的理解了钱没有白花的道理,保镖常将她护在胸前往外闯,他们就是拦不住!

一帮人愣是没一个能伤到她的,保镖常手臂一挥就开辟出一条路来,期间扒拉倒一小片儿人。

陆小姐乖乖的窝在他怀里,抬头看着男人绷紧的下颚,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

就好像在战火纷飞的环境里独处静谧一偶,宽阔的胸怀让陆小姐感觉到了满满的安全感。

大门一开,得到消息的陆沉沙同志带着一群孔武有力的黑衣大汉面色不善的迎面而来。

陆小姐从常谨越怀里出来小跑几步一下扑进陆沉沙怀里。

“哥!”

接住自家小祖宗,陆沉沙额头冒汗,担心的上上下下把她看一遍。

接到杜家围殴陆轻渺的消息时可把他吓坏了,会也不开了,带着人就往这边赶。

他确认陆轻渺没伤后才放心,一边有了哥就被抛弃的常保镖脸色臭臭的。

对面刚还喊打喊杀的一堆人立马就老实了,有人甚至想偷溜。

陆沉沙冷笑一声,“把人看好了,一个都不用跑。”

欺负了他们家宝贝还想溜?这得是做的什么梦?!

“把小姐带回去。”他淡淡的吩咐常保镖。

常谨越一点没有刚才的凶悍,提着陆小姐就要走,陆小姐努力往后挣扎,“哥!”

陆沉沙同志对她挥挥手,“哥给你出气!”

常谨越都想笑,这是出的哪门子的气?

合着他妹妹欺负了人家,他哥哥还觉得欺负的不够劲儿再上去踩几脚?

这一家子真是够极品的!

张牙舞爪的陆小姐被保镖常一路提回了病房,接下来的日子里老老实实养伤。

胡小表妹在病房里给她解闷儿,常谨越时不时就听到陆小姐的“当年……”。

小护士过来,“201有人找!”

这一层被陆沉沙同志包了,没有允许别人上不来。

一听护士这话常保镖脸色又不好看了,他不耐烦的随口问了一句,“谁?”

莫遇刚拉着陆小姐作妖完,这又谁找陆小姐来了?

护士被他阴沉的脸色吓了一跳,小声说:“姓陈,说是,说是找常越先生。”

“让他上来。”一边的陆小姐开口,她还没见有人找过常保镖呢。

常谨越眉头一跳,直觉不好,要是能提早知道后面的事,打死他都不会让陈幕深上来。

门一开,是个长相非常嚣张的青年人,“呦!‘常越’好久不见啊!”

他桃花眼笑眯眯的,挑着一边嘴角,整个人扑面而来一种坏坏的感觉。

胡小表妹躲在陆小姐背后偷瞄他,她可不知道这人坏到骨子里了,这时候只觉得这人真有活力。

“你怎么来了?”常谨越面色不愉的看着他。

那人一眼注意到陆小姐和她背后那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的胡小闹。

许是肆意惯了,顶着两位女孩的打量就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常保镖。

“怎么着?爷看看你来你还不乐意了?”

正好陆小姐该出院了,他就看着常保镖和胡表妹给陆小姐收拾东西。

陆小姐对他招招手,陈幕深顶着常保镖警告的眼神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陆小姐床边的椅子上。

“你是常越朋友?”

陈幕深点点头,“最铁的兄弟!”

随后他仔细的端详着坐在床边的陆小姐,“你是他雇主?”

陆小姐笑了一下,露出两个小酒窝,“是哒!”

陈幕深又问了她一些关于常保镖的事儿,还没聊完就被常保镖往外赶。

“看完了就滚!”

陈幕深一把扒住门框,身子一闪拿起胡表妹手里的小箱子。

“来,我给你拿着,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

胡小表妹红着脸往后退了几步,说话都结巴了,“不……不用……我……”

陈幕深看她那害羞的样儿就想调戏调戏,手还没伸过去就被陆小姐啪的一巴掌打掉。

陆小姐一把将小表妹捞怀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带着表妹扬长而去。

陈幕深:“……”

我们刚才互相交换情报的情谊呢?

将行李提到车上,常谨越一把抓住半个身体都猫进车里的陈幕深。

“哎!常越你过分了啊!”

胡表妹好奇的向外望。

常保镖不理会陈幕深的吱哇乱叫,对着司机说了声稍等就把他提走了。

医院花坛旁。

常谨越领口半开,斜斜的靠在墙上,修长有力的手指间夹着一只半燃的香烟。

陈幕深把怀里一个信封交到常谨越手里,脸上神色淡淡的。

“你这儿一直没进度,老爷子着急上了,”他嗤笑了一声,“陆氏可是块大肥肉。”

他看着抽烟的常谨越,勾着嘴角,“我看你这一点也不着急,你家里另外几个兄弟可是已经把任务上手了,到时候常氏变成别人的,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悠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