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离婚之后

2020-08-19 21:04

第10章冲动与绝望

我把车停好,就来跟周庭打招呼,周庭见到我浑身抖了一下,不知为什么,显得很紧张,我指了指他手里的玫瑰花,说你对象也是住我们小区吗?

周庭挠了挠头,说是啊,不过她好像跟我冷战了,叫了几天都不肯出来见我,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感情这种事急不来,人家不愿意见你,肯定有原因的,你先找找自己的问题。

周庭就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他长得很高,起码一米八五吧,身材修长,人也帅,这小子是有腹肌的,无论什么风格的衣服都能完美驾驭,在某音上有几百万的粉丝,是个十足十的网红主播。

我对周庭说:“你对象住哪个单元呀?你要是拉不下脸找人家,我可以帮你去探探风。”

周庭大吃一惊的样子,连忙摆手说:“不了陈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我摇摇头,既然人家有自己的苦衷,我也不好过多干涉。

回到家已经快九点了,还没进门口,就听到家里传来各种翻箱倒柜的声音,我心中一沉,推门的动作僵住了,只听到林秀妍这个小三八在骂骂咧咧的,我妈在旁边劝着说:“佳佳她小姨,你姐夫很快就回来了,要走也要跟他打声招呼啊……”

林秀妍说打个屁招呼,我姐要回娘家住,还非得经过他同意不成?

我重重一脚踹在门上,砰的一声,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林秀妍见我回来,就冷笑一声,说你回来得正好,我今天接我姐回家住,你们这破房子又臭又潮,她实在住不下了。

我扫了一眼大厅,发现已经打包好两个大皮箱了,妻子打扮得十分漂亮,还穿了高跟鞋和**,正在喂儿子喝牛奶。

见到我,妻子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根本没有多余的表示,任由她妹妹帮忙着收拾东西,我妈站在旁边显得很局促,既紧张又不安的样子,对我说:“儿啊,佳佳她……”

我冲我妈摆摆手,示意她没事,然后对妻子说:“林秀佳,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走了?”

妻子把脸别到一边去,说你每天下班都给我脸色看,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都冷静冷静。

冷静?

是他妈的想方便跟奸夫幽会吧?

我压抑住怒火,沉声说:“那儿子怎么办?”

“儿子跟我一起回去,他比较喜欢外公外婆。”妻子冷冰冰说道:“我今天已经打电话给幼儿园,帮小阳办理了退学手续,下个学期起,他在我爸妈那边上学。”

我被气笑了,真的,老子早上凌晨三点就出去拉货,整整18个小时没有休息,辛辛苦苦挣这几千块钱,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让老婆孩子过得好一点?可我这辛勤的付出,换来的又是什么?

我红着眼对妻子说:“林秀佳,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好吗?这一年多以来,我挣的钱每一分都给了你,不让你工作,不让你做饭,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林秀妍在旁边挖苦说:“别了吧,你真当自己还是老总呢?你累死累活一个月,挣的钱有我家两栋楼收的租金多吗?”

“滚**!”我指着林秀妍吼道:“你家收租的楼是我买的,你开的车也是我买的,你之所以这么潇洒,全是老子的功劳,你连自己赚钱都不懂,搁这给我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秀妍被我骂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就咬着牙说:“陈歌,我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姐今天必须离开,你敢拦试试?”

我上前一步,一脚把旁边的皮箱踹翻,恶狠狠骂道:“你林秀妍想滚,随时都可以,但你林秀佳想离开,门儿都没有!”

林秀妍说我还真就不信了,你还敢挡老娘的路?说着就去拉妻子的手,说姐不用管这个畜生,咱们回家。

我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手起掌落,狠狠在林秀妍脸上抽了一耳光。

林秀妍整个人都蒙了,左脸很快就肿了起来,她变得有些疯狂,大喊大叫着要上来抓我,但我掐住她脖子,把她推回沙发上,在她另一边脸又抽了一耳光。

连续两巴掌,林秀妍终于老实了,这小三八应该从小没被打过,居然哭了起来,呜呜呜的,说陈歌你个狗畜生,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你给我等着,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说完拿起桌上的包,直接就跑出去了。

我知道林秀妍会报复我,但我不在乎了,打女人的男人,确实很畜生,可对待这种白眼狼小婊砸,你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会一直蹬鼻子上脸,而且没完没了。

我重重呼吸着,对妻子说:“林秀佳,你现在还要走吗?”

妻子似乎在为她妹妹打抱不平,指着我,说陈歌你个挨千刀的,你现在屁本事没有,真的就只会窝里横,我当初是瞎了眼才会跟你好,都说婚姻是坟墓,这何止是坟墓,简直就是地狱!

我笑了起来,说当初我有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这样说?不就嫌老子穷吗?我现在确实穷,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孬种!你想走可以,除非你爸妈把我的钱还回来,否则你敢出去半步,老子打断你的腿!

妻子被气哭了,骂我是野蛮人,骂我是社会底层的蛆虫,完全配不上她,这日子已经没法过了,她必须要跟我离婚。

儿子见妻子哭,他也哭,说爸爸是坏人,爸爸没有叔叔好,我要叔叔,要叔叔……

我气得眼前阵阵发黑,低下头就要找拖鞋,妻子见势不妙,抱起儿子就跑回了房间。

我妈怕我真的会动手,就拦着我,她的眼睛湿润了,说儿啊,妈知道你心里苦,知道你难,可是老婆孩子都是你最亲的人,你不该打他们,要打你就打我吧,反正妈都这么大年纪了,活着也是给你增加负担……

我鼻子发酸,说妈你别说了,我以后不动手了,既然她想离婚,那就离,让她跟狗男人一起逍遥快活,这总行了吧。

我妈就坐在沙发上,终究是没忍住,用袖子捂住眼睛,默默的擦眼泪。

我看着我妈,发现她头上的白头发又多了,有类风湿的人都很瘦,我妈也是。但就是这个单薄的身体,独自把我养大成人,供我读完大学,陪我度过了整整三十年的时光。

我知道我让她失望了,我果然是个不争气的儿子,我果然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男人就是这样,对生活失去信心之后,很容易就会溃败,这一刻的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天旋地转,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晚上我依旧睡沙发,到了半夜,我妈拿了个枕头出来给我,见我睡不着,就冲我强笑了一下,用很无力的语气说:“儿啊,要不就离了吧,佳佳跟你不是一类人,你们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妈不忍心看你这么辛苦……”

我浑身僵了一下,呆呆看着她,然后用双手捂住脸,内心的防线彻底崩溃,泪水夺眶而出,哭得像一条狼狈的狗。

我妈一直让我忍耐,要多为孩子着想,可是现在,连她也劝我离婚了,是她也对我这段婚姻感到绝望了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