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霸总在线求复婚_云中飞燕

2020-08-19 18:02

木清竹阮瀚宇是小说《霸总在线求复婚》的主角,由QQ1234小说网站为大家带来提供木清竹阮瀚宇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围绕木清竹阮瀚宇两人的一系列爱情故事来展开描述,《霸总在线求复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在线阅读地址

《霸总在线求复婚》精选章节

二只粗糙的手朝着她娇嫩的脸蛋摸过来。

“宝贝,是不是很难受呢,别急,待下哥俩就满足你。”二个邪恶的声音笑得肆无忌惮。

木清竹模糊中一把推开那只手,嚷道:“走开。”说完翻了个身朝外侧卧着又睡过去了。

橘红色的路灯映着她娇美的脸,带着几分红晕,万媚丛生。

“妈的,这妞挺正点的,我们不如先弄到一个地方好好通宵玩。”其中一个按捺不住了,小声建议道,另一个正中下怀,点头附和。

那男人俯身就把木清竹扛了起来,另一个在身旁左右张望着,小声说道:“快,趁现在没人看到,快走。”

木清竹腾空被那个男人扛在肩头走着,摇晃着身体,胃里晃得难受,“哇,哇”吐了几大口后,清醒了过来,她迷糊中睁开眼,见到自己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扛在肩头,身旁还跟着一个猥琐的男人,立即预感到了什么,酒也吓醒了不少。

“放开我,救命啊!”她恐惧到了极点,拼命挣扎着。

二个男人没想到木清竹会清醒过来,她尖叫的声音在夜空中很响很刺耳,吓得他们慌忙扛着她朝着一条暗道跑去。

“救命啊,快来救救我。”木清竹完全吓傻了,大声号叫着。完了,这次彻底完了!此时的她万念俱灰,内心恐惧到了极点。

阮瀚宇在车中又吸了根烟,俊容难以掩去一丝疲惫。黑眸扫视了夜空一眼,准备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发动的瞬间,他从倒视镜里看到二个男人正鬼鬼崇崇地扛着个女人往一条小路跑去,耳中传来木清竹凄厉无助的叫喊声:

“救命啊!”

他全身震颤了下,眼中精光一闪。

木清竹那绝望无助的叫声使得他瞬间身子发凉,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站住。”他想都没想,打开车门朝着前面奔去,厉声喝道。

二个男人扛着木清竹正在猛跑着,冷不防一道白光一闪,眨眼间只见前面宝塔般屹立着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他双目如电,直朝他们射来。

那目光如刀剜在他们身上般,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其中一个吓得腿发抖。

“你是什么人?不要多管闲事。”其中一个男人强撑着,凶神恶煞地问道。

眼见得好事就要被搅黄了,扛着木清竹的壮汉眼冒凶光,也挽起了衣袖,满眼凶光地望着面前站立着的气势不凡的男人。

阮瀚宇冷冷不屑的一笑,气定神闲。眼光却落在那扛着木清竹粗陋的大手上,浑身散发出暴唳之气。

敢动他的女人,真是胆子不小,看来这二个男人真是活腻了!

阮瀚宇满目阴沉,如冰刀削过的嘴唇微微撇了撇,眸中瞳孔紧缩,里面的光骇人。

身旁的男人抡着胳膊冲了上来,还没弄清怎么回事,脸上就被重重挨了一拳,星光直冒,直直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他们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就是A城的风云人物阮瀚宇,更没有想到他可曾经勇夺过胎拳道的冠军。

另一个男人丢掉木清竹,凶光毕现,脱掉外衣,露出强硬的腹肌,一步步靠近过来。

阮瀚宇薄薄的唇角更如寒霜浸染,眸眼中的光凝聚成一道亮光,一眨一熄,迅即出手,快如闪电。

壮汉来不及出手,眼窝处重重挨了一拳,哀号一声,鲜血从眼角流出,他双手捂住了眼睛惨叫。

又是重重的一脚踢来,快如闪电。

阮瀚宇刚收回手,优美的身姿腾空而起,反手一脚踢在他的心窝上,收回脚时,脚尖顺带一勾,稍微用力,竟狠狠踢在他的膝盖上,脆的一声响。

壮汉重重倒地,一条腿立马断裂。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动作快,准,狠,亦如他此时的心情。

“哎哟!”二个男人躺在地上哀号,惨叫!

“滚。”阮瀚宇怒吼。

二个男人知道斗不过他,如得了特赫令般慌忙从地上爬起,一个男人扶着另一个断腿的男人,落荒而逃。

哼!阮瀚宇拍拍手,冷哼了声,朝着木清竹走来。

该死的女人!阮瀚宇低低咒了声,直恨得牙痒痒,这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大冽冽地躺在地上睡过去了。

他忍住怒气,蹲下了身子。

女人脸颊晕红,不用打理也很柔顺的发丝略微凌乱的覆在脸上,低胸的裙子上衣被啤酒淋湿,紧紧贴着如雪的肌肤,细腻的脖颈,胸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模样十足的性感。

死女人,耐不住寂寞,深更半夜竟跑到这样的地方喝酒,还这付撩人的模样,不是招惹男人又是什么!

阮瀚宇眼圈冒火,满心怒气翻腾,他弯腰捞起木清竹,铁臂圈紧她的芊芊细腰,手中力道不觉加大,连牙齿都咬得咯咯响。

他怎么会来救这样的女人,活该让她受罪好了!

“哼,哼!”木清竹在梦中感到吃痛,轻哼出声,鼻孔处全是熟悉好闻的男人味道,心中益加安宁,睡得更沉了!脸上竟然浮起微笑,她知道只有在梦中才能有如此真实的触感,他才会主动靠近她,带着淡淡的温暖。

她宁愿就这样睡过去了!

君阅公寓!

全市最高端的公寓,处在黄金地段上,整个屋顶呈现欧洲的建筑风格,屋体是w状,外表全是高端大理石堆砌,明晃晃,一尘不染。

阮瀚宇的名下在这里有一处公寓,二百多个平方,在十八层,这是他经常歇息的私人地方,处在闹市中,离公司不远,闲瑕时步行就能过去。

正是因为方便,过去多年,他不回家时就睡在了这里。

他挟着木清竹按了电梯,刚走进电梯,二个欧洲的白人就紧盯着他们,满脸疑云。

此时的阮瀚宇手臂中圈着柔顺乖巧睡过去的木清竹,她耷拉着脑袋靠在他的胸前,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他们这模样,实在不雅兼可疑。

阮瀚宇的脸上有些微发烫,感觉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女人,你死定了,心中的怒火在燃烧。

好在已是夜深人静,也只有二个鬼佬看到,丢脸也不至于那么彻底。

刚进到家门,他就恶狠狠地把木清竹丢在了沙发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