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王者赘婿

2020-08-19 15:05

听着房内的哭声,苏飞心里愈发不落忍。

“毕竟是个孩子,自己这次是做的真有点过了。”

苏飞看了看手上准备好的冰袋,一咬牙,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刚一开门,那哭声顿时如决堤一般的直接对着苏飞扑面而来,差点又将他推了出去。

“姨妈巾你给我滚!我不要见到你。”

听见开门的声音沈冰雅瞬间哭得更厉害了,可惜她现在根本动不了。

进门之后苏飞就看见沈冰雅背对着自己以一个很奇怪的方向趴在床上,目光第一时间目光就落向沈冰雅的小**。

果然,比正常的时候肿起了一大快!

不过苏飞忽然觉得这肿得有点可爱啊!

“你别过来!”虽然下半身基本动不了,但沈冰雅还是挥舞着一双手对苏飞的靠近表达着强烈的不满。

沈冰雅灵机一动,忽然间抬起脸发出了一声足以洞金裂石的尖叫:“杨妈,杨妈你在哪啊!救命啊!”

苏飞进来之后沈冰雅没听见关门的声音,当即猜到了苏飞应该是没有关门。平日里杨妈这时候应该是在别墅里的各个房间内打扫卫生,只要这么一喊,杨妈就一定能听到!

沈冰雅脑子里已经在想着自己从杨妈那里去来手机,然后一个电话打到妈妈哪里,妈妈一定会火速赶回来帮自己把苏飞这个混账暴打一顿!

光打不行,还得关起来!关进阁楼,让他好几天都没有饭吃!

沈冰雅狠狠的在心里向着。

“别叫了,也不嫌叫的时候**疼。”

苏飞一看沈冰雅这一脸憋坏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他扑哧一笑,对于沈冰雅呼救的举动浑不在意,甚至故意等沈冰雅多喊了两声。

沈冰雅正诧异自己怎么没听见杨妈答应的声音,忽然听身边的苏飞笑道:“杨妈刚刚接到电话,他儿子受伤住院了,刚刚和我说了声之后已经走了,顺带还请了两天的假。”

“而且杨妈说妈刚刚也来了电话,说是要和李阿姨他们去乡下新建的农家乐玩两天”苏飞得意的双手一摊:“所以没办法,这两天只能我照顾你了。”

“你骗人!我不信!”沈冰雅被苏飞吓得连哭都忘了,泪眼婆娑的抬头,正对上了苏飞看想自己的双眼。

沈冰雅愤怒的撇开俏脸:“哼,我反正是不会原谅你的!你死定了!”

“行行行,反正你总会让妈回来打我一顿,我知道。”

苏飞有《太衍决》坐镇,现在对陈熙芸的鞭打简直是有恃无恐,甚至还有些期待用这些来给自己增长修为。

“别动,我给你敷冰袋,能好受点。”苏飞提着冰袋靠近沈冰雅。

“你走开!我不要你的东西!”

“别碰我!讨厌!”

“大坏蛋姨妈巾,你离我远点,我看着你就恶心!快走开啊!”

苏飞也不管沈冰雅愿不愿意,去卫生间找了快干净的毛巾垫在沈冰雅**上,让后拎着冰袋一点点轻柔地放了上去。

一开始沈冰雅还想在激烈的反抗,好几次差点把冰袋给弄下里啊,不过冰镇之下痛楚很快就舒缓了很多,只能趴在床上的沈冰雅干脆也放弃抵抗了。

苏飞给的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小妮子再刁蛮也挡不住啊。

不过那张气鼓鼓的俏脸还是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自己对苏飞的怨恨。

“今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苏飞的声音极为体贴轻柔,让沈冰雅这个难伺候的小妮子也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别以为你能贿赂我。”

“是是是,我知道等妈回来你还是会和妈告状的,不过我总不能就这么让你饿着吧,说,想吃什么。”

“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做的一口饭!”

咕噜咕噜。

…………

刚说完,沈冰雅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昨晚上就没有吃饭,现在一觉醒来沈冰雅小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

沈冰雅还是顽强的坚持了十分钟,不过那越来越明晰的饥饿感最终还是战胜了原本的愤怒。

“我要吃红烧肉,要吃糖醋里脊,要吃酸甜排骨!”

“不过就算吃了你做的饭,你也别想让我原谅你!”

“是,我知道我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我去做饭了。”苏飞起身准备走出房间,走到一半忽然停下,将床头的一个薄毛毯盖在了沈冰雅的背上:“别乱动,我待会上来给你换冰袋。”

对于怎样冰敷最能消肿,苏飞可是专家级的,这都是平日里从一场场毒打中总结出的经验。

平常基本都是杨妈做饭,但在杨妈不在的时候,就是苏飞做饭。以他现在的手艺,其实去一家饭店应聘做个厨子气势绰绰有余。

从冰箱中找出肉和排骨,洗净其他的各种作料,苏飞刚洗好砧板和菜刀,动作麻利。

就在这时,苏飞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个重点!

苏飞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光顾着洞明神眼,倒是忘了《太衍决》。自己可以主动开启洞明神眼,那是不是也能主动运转《太衍决》!

自己真是个笨蛋!肯定可以啊,要不然难道只能每次从挨打中获得修为的涨吗!哪有这么奇葩的被动功法!

苏飞下意识的就在脑海中搜索《太衍决》,果然脑海中那颂唱的经文开始清晰起来,苏飞默念《太衍决》经文,顿时感觉自己肚脐下三寸处开始有一股暖流弥漫向四肢百骸。虽然不明白人体构造,但苏飞也看不过不少武侠和玄幻小说,自然知道这里就是人体的丹田。

果然可以!苏飞喜不自胜。

不一会,这股暖流便在苏飞身体里流淌了一遍,苏飞心里明白这大概就是书中说过的一个周天。在运转了这一个周天之后,苏飞明显感觉到整个人轻松了许多,甚至就连昨夜被陈熙芸暴打留下的那些细小伤口也消失不见。

苏飞忍不住对着镜子揭开自己包扎好的眉骨上的创可贴,昨天被陈熙芸打破的伤口已经彻底好了,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疤痕还留在原地,估计三五天也就能痊愈。

这么神奇!

苏飞心中窃喜,因为他又想到了一点,如过这个《太衍决》的真气可以给自己疗伤,那是不是也能像那些武侠修仙小说一样,给别人输功让后至于他人的伤势?比如——那个小妮子的小**?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有些无法遏制的趋势。

倒不是为了再摸一把小姨子的**,而是苏飞想要试试《太衍决》是不是真的可以给别人疗伤!

是的,起码苏飞自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怎么也能让苏飞略微减少一点内心对沈冰雅的愧疚不是?

打定主意,苏飞挥动着手中的菜刀就剁向砧板上的排骨。

也就一个多小时,红烧肉,糖醋里脊和酸甜排骨三道沈冰雅“钦点”的佳肴就被苏飞端进了沈冰雅的房间,原本趴在床上正百无聊赖的玩着遥控器的沈冰雅顿时就有了精神。

沈冰雅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结果**传来的疼痛立刻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干嘛!别过来!”沈冰雅刚才被美食吸引了注意力,这时才发现苏飞居然已经走到自己身后,还在自己身上鼓捣着什么,吓得她又想要发出尖叫。

“别动。”苏飞双手高举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然后一点点接近沈冰雅:“我给你换个姿势,你这样太别扭了。”

好在沈冰雅扑上床的时候把被子压在了身下,苏飞索性拖着被子小心翼翼的将沈冰雅拉到床边,其间也没有碰到她的伤处。

苏飞把一张椅子往沈冰雅面前一放,最后再把菜和米饭端到沈冰雅面前指了指饭菜:“快吃吧。”

虽然沈冰雅在这过程中一直对苏飞表达着强烈的不满,但真当苏飞香喷喷的饭菜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已经懒得理会苏飞了。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

看着狼吞虎咽的沈冰雅,苏飞是哭笑不得。他双手往口袋里一插,靠在梳妆台上就这么看着沈冰雅。

还别说,沈冰雅这小妮子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文静的,而且那双腿是真的又直又白啊……

咳咳,看错地方了。

苏飞连忙把目光从某个地方收回来,低头一看,沈冰雅还在努力的和手上的排骨搏斗,没发现刚才自己目光的异样。

“那什么,我给你换个冰袋去,别乱动啊。”

轻咳一声,苏飞感觉再看下去恐怕要出事,找了个理由就溜了。

重新弄好一个冰袋,再额外包上一层毛巾,苏飞重新回到沈冰雅房间的时候这个这个小妮子已经把那一碗白米饭彻底消灭干净。

“姨妈巾你做饭好像进步了啊,以前怎么没感觉到你做饭这么好吃。”沈冰雅也不回头,指了指放在椅子上的空饭碗:“我还要,半碗。”

“嗯,知道了。”

…………

沈冰雅吃完,才轮到苏飞吃,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家庭习惯。

“对不起啊。”苏飞忽然说了句。

沈冰雅抬起头,但从下往上只能看见了苏飞对着那碗白米饭“埋头苦干”的样子。

又是一记冷哼:“哼,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别以为和我道歉给我做餐饭就行了,我告诉你,过不去!”

“我知道,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苏飞吃完之后开始收拾碗筷,两人短暂的交流戛然而止。

不过等苏飞忙完再度走进沈冰雅房间的时候,却发现沈冰雅看着自己,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是要喝水吗?热的?”苏飞的询问很直男。

沈冰雅明着嘴唇,可劲儿的摇着她的小脸。

“那,是冰袋太凉了?那我给你在下面多垫一层毛巾,这样就好了。”

苏飞正要去卫生间拿毛巾,结果被沈冰雅一把拽住。

沈冰雅还是不说话,但眼眸中的尴尬越来越浓,她尝试着动了两下,却发现还是疼得不行。或许是身体的不适越来越明显,沈冰雅的修长的大白腿都开始有些紧绷,甚至娇小的脚趾都开始不用自主的使劲儿往里蜷着,好似在强忍着什么似的。

“你到底要干嘛?”苏飞越发奇怪了。

沈冰雅把头埋进身下的被子里,一声小猫般的呜呜声音透过被子飘飘忽忽的传入苏飞的耳中。

“姨妈巾……我要去……卫生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