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靳少的蜜宠佳妻_放羊姑娘

2020-08-19 15:04

靳钧烈温知夏是小说《靳少的蜜宠佳妻》的主角,由站为大家带来提供靳钧烈温知夏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围绕靳钧烈温知夏两人的一系列爱情故事来展开描述,《靳少的蜜宠佳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靳少的蜜宠佳妻》精选章节

靳钧烈伸手,在温知夏的头发上面揉了揉,那样子温柔极了。

“好……”温知夏乖巧的点了点头,说话声音好像蚊子叫一样小。

靳钧烈走出屋子,下楼来到客厅,福伯就走了过来:“三少爷,晚上有一个商业聚会,需要您代表靳家参加一下。”

“我参加?”靳钧烈放下刚拿起来的书,看着福伯:“靳钧言呢?他才是靳家大少爷,什么聚会还需要我代表靳家参加了?”

福伯知道靳钧烈话里面的意思,有点为难地说:“这是家里的意思……还有,顾若溪小姐也会参加的。”

“行了,我知道了。”靳钧烈摆摆手,有点不耐烦的点点头,示意福伯下去,又不悦的补了一句:“还有,我说过了,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

福伯微微欠了欠身子就退下去了。

顾若溪……

记忆深处刻骨铭心的那个人,想起他靳钧烈心中就隐隐作痛。

当年,对这个人可算得上是防备全无,可是却被给了重重的一击,以至于在之后的人生一直到现在,都很难再相信什么人。

温知夏的出现就是个意外,靳钧烈也发现了,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起来温知夏就会好很多。

靳钧烈想到这里,心头涌上一计,放下手里的书回到了温知夏的房间里面。

“温知夏。”靳钧烈的声音好像自带低音炮,温知夏每次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心里面都砰砰乱跳。

“嗯?”温知夏扭过头,正对上靳钧烈好看的眼睛。

“今天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就当是对我帮你请假的报答了。”

“酒会?什么酒会?”

“你别管了,我一会会让她们送来礼服,随你喜欢的挑。”

“哦……”温知夏也不是没参加过酒会,说实话没什么好紧张的,看了一眼靳钧烈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面怎么就突然抽搐了一下,脱口而出一句:“那你求求我啊。”

等温知夏反应过来想要咬掉自己舌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看见靳钧烈的脸色都变了。

“啊,不求就算了,看在你帮我的份上,我……我陪你去也不是不可以。”温知夏还是嘴硬,现在认怂太丢人了。

靳钧烈嘴角扬笑,很满意温知夏这个反应,嗯,真是可爱!

等佣人把礼服送来之后,温知夏才明白了靳钧烈那一句随便挑是什么意思,所以他是把礼服店整个拆了然后把衣服都搬过来了嘛?

看着眼前五颜六色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礼服,简直就是眼花缭乱,所以看来有钱人跟有钱人的定义也不完全一样,至少自己之前参加别的酒会的时候,没有在家这么选过衣服。

“温小姐?”拿着衣服站在最前面的女生毕恭毕敬的开口道:“靳先生吩咐过了,让您从这些衣服里面挑一件。”

“哦……”温知夏一件一件的看过去:“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些衣服我挑一件之后,别的都要送回去吧?”

“不是的,这些靳先生已经都买下来了。”那女生依旧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看着温知夏!

“全部?!”温知夏惊叹一声,拿起吊牌,嗯,阿玛尼春季限量,Gucci广告款,香奈儿的最热款,纪梵希的真丝丝巾……

温知夏穿着一袭白裙出现在靳钧烈面前的时候,让他顿时感到惊艳!

梳洗打扮之后,容颜动人,很是悦眼。靳钧烈看着就有点发愣。

“怎么了?不好看吗?”温知夏见靳钧烈没有什么反应,以为是不满意,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好像也没有什么太不对劲的地方。

“不是,没有……”靳钧烈不自然的站了起来,看看表,已经快要六点钟了。

“走吧。”

车一路就开到了酒店门口。靳钧烈先迈出车门,温知夏随后出来。

温知夏刚站定,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走无数个闪光灯冲着自己亮了起来。

她脑子里面一下就想到了那天在酒店门口被记者们围堵的样子,心里面狠狠的颤了一下,紧张的手脚冰凉,脚下一步都迈不开了。

身后的靳钧烈看温知夏这个样子,叹了口气,知道她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有点心疼的摇了摇头,跟上去,伸出手,抓住了温知夏微微发抖的手腕。

靳钧烈凑在温知夏耳边,轻声道:“别怕,有我在这。”

靳钧烈的神奇,不仅仅在于自带低音炮的嗓音,还有他掌心炙热的温度,无论发生什么事,不管过了多少次,只要感受到这个温度,就会让温知夏莫名心安起来。

温知夏挽着靳钧烈的胳膊,还算得体的跟在他身边。

靳钧烈倒是很满意,虽然小丫头平时淘气不听话,但其实关键时刻倒也还算长脸,起码这张好看的俏脸肯定不丢人。

走进酒店,大厅内人来人往,多是本市政商圈名流,这个就会的规模和档次很高。

靳钧烈相貌堂堂,气质非凡。一进来就成为众人瞩目焦点。

靳家神秘的三少爷,能力卓著,在靳家内部纷争接近白热化的这个当口回国,更是引起了诸多有心人的兴趣。

虽然这是靳钧烈回国后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露面,但不少人都认出了他。

“靳总!靳总!”迎面走来一个秃顶的老大,满脸的谄媚相,一看就是来阿谀奉承的。

靳钧烈淡淡的点了点头,伸出手短暂的握了一下。

“早听说过靳三少的大名,真是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那人的客套话就是张口就来。

靳钧烈举了举酒杯,放在嘴边抿一口,然后就带着温知夏离开了。

“你认识他啊?”温知夏又回头看了看那个人因为谢顶满头油光的男人。

“不认识。”

“哦……”温知夏看看周围还有好多跃跃欲试打算上来打招呼的人,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你先忙你的,我在一旁等你好吗?”

家里没出事以前,这种场合温知夏跟着父亲没少经历过。

但是如今物是人非,夏家已经没落,自己背上了‘杀人犯女儿’的标签,场中有些熟悉的面孔,温知夏接触到他们的眼神,感受到的不仅是陌生冷漠,还有对他和靳钧烈关系的探究。

靳钧烈看了看温知夏,忽然有些后悔如此冒失的把她带来。

这么做,没有考虑到温知夏的感受,很明显今晚的酒会,给了温知夏很大压力。

“乖乖等着我,很快应酬完就陪你回去。”

靳钧烈本就打算来走个过场,但几个重量级的人物,还是要去主动打个招呼示好的。

他没有发现,身后一道炙热的目光投了过来,看着靳钧烈和温知夏,妒火中烧。

温知夏走到休闲区刚坐下,面前就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温家的大小姐现在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了吗,来酒会混吃混喝?”

推荐阅读: